“你们干什么!”

    走廊里,眼看着嫂子被打,黎漩叫了一声,随即便被抓住了手,那红男子看了看她,随后望向被打倒在地下的女人:“这大6妞是谁啊!素姐,这么好的货色怎么不介绍给我啊,你嫌我付不起钱啊!”

    “火牛你放开她!”

    “去你妈的!”他一脚踹在了陈素素的肚子上,随即,跑过来的蓝梓也陡然将黎漩从他手里拉了下来,随后想要去扶地上的陈素素他以前也没看过什么《古惑仔》之类的电影,只是想想或许要打架,心中倒也没什么畏惧,抬起头,那火牛哥正在瞪着他。

    “什么时候未成年人也进来了!小子你又是混哪里的!”

    貌似是很熟悉的腔调,蓝梓正要下意识地回答“整个东南亚都知道我宝树哥……”却被陈素素用了拉了一下,试图分开阻拦的人往包厢走:“宝树,去找坤哥。”

    “哦。”蓝梓点头朝外面走,那火牛哥看着他,方才这小子进来抢人时在他手上捏了一下,他的手腕这时候居然还觉得痛,迟疑之间居然忘了拦人。不过,就在两秒钟后,陈素素微微回头,陡然大叫一声:“小心。”一只酒瓶朝着蓝梓的后脑勺呼啸着砸了下来。

    实际上这时候蓝梓背后已经聚起了能量,就算真被打中,估计问题也不大,不过有了陈素素的这一声喊,他也陡然间转身,左手横挥了出去。

    砰的一声响,那酒瓶在空中爆炸,玻璃的碎片、飞洒的红酒却被能量鼓动着,直接朝这火牛哥等人扑了回去。与此同时,几个古惑仔身后的包厢门打开,里面将要走出的人眼见着几个人手舞足蹈,东西像是暗器一般的扑洒过来,接下来生的事情,委实称得上迅雷不及掩耳。

    那火牛哥的身体直接从蓝梓身边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走廊一侧的墙壁上,包厢里传出一声不知是哪国语言的制止声,看着摔倒在墙角狼狈地想要爬起来的人,无论是蓝梓还是几个古惑仔手下都有些目瞪口呆,站在包厢门口那穿着西装的男子看起来像是泰国或者印度人,留着光头,皮肤黝黑,五官的轮廓犹如刀削斧劈一般,身高不过一米七,看起来却俨如钢铁,目光所及,几个小混混都有些寒。方才就是他陡然出脚,直接将那火牛踢飞了出去。

    由他领头,包厢里出来的一共是两拨人,一拨人很明显可以看出大概来自于印度、泰国这些南亚国家,虽然都穿着旅游休闲装,但是皮肤和气质都很相似,其中四个人都留着光头,甚至还有一个身材颇高的女人,一看到这些人的光头,蓝梓便有些怀念起珊瑚来,相对而言,珊瑚的那付造型何其可爱!这些南亚人为的是一名看上去足有七八十岁的老人,虽然也穿得是休闲服,但头上有戒疤,估计是个和尚,身高只有一米六,脸上布满了皱纹,拄着拐杖,眼神有些浑浊了,看起来行将就木的样子。

    与他相谈的另一边则是不折不扣的香港人,与火牛等人的服饰也有些类似,为的人身材高大,六十多岁,但浑身上下充满精神,他望了望走廊里的情景,看着正艰难爬起来的男人:“火牛,你搞什么?我有没有说过不要在老钱的场子里搞事?”

    那火牛是迎面撞向墙壁,此时鼻孔和嘴巴里都出了血,身上布满酒渍,脸上还扎了酒瓶的碎片,狼狈不堪,好不容易爬起来,回头哭丧着脸道:“宝叔,没、没有,我们只是……叙旧、叙旧……”

    听得宝叔这个称呼,蓝梓抿着嘴想了想:这家伙跟我一个名字哎。

    “哼。”那宝叔环顾了四周,目光在陈素素的身上停了停,自然也看见了她脸上的巴掌印,只是皱了皱眉:“我记得你,你是阿坤的女人叫素素的吧?阿坤出来了?叫他找个时间过来见我,还有二十多天就要回归了,意外多,机会也多,他有能力,也替我们和胜和坐过牢,过来帮我,随时上位,没问题。”

    这番话自然令得陈素素有些为难,她捂着肚子,一只手抓住蓝梓的手臂:“宝、宝叔,你知道……阿坤他想洗手不干了,他现在……”

    “洗手?”宝叔笑了笑,“洗手是好事,那你就叫他好好干,不过他既然以前是我们和胜和的人,以后就要懂分寸,如果再沾道上的事情,想扯旗自己干,没有好下场的……我知道他以前干得不错,已经有好几拨人想跟他了,好自为之。”

    他说完这段话,与那帮外国人一同离开,火牛等人紧随其后,临走出廊道时,那红男子还回头比了个猥亵的中指,口中隐约是在说:“不会这么完。”之类的话。

    不一会儿回到包厢,说起素素被打的事情,阿虎陡然间就像是被点燃了,直接要冲出去:“妈的,又是火牛这杂碎,我立刻找阿文阿江他们,点齐人剁碎了他!”

    “你给我站住!”黎坤在旁边喝了一杯酒,整只手上青筋都鼓了起来,红着眼睛,“找阿文阿江?剁碎他?你能找阿文阿江剁了火牛,宝叔转眼就能过来做了我们!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何况还有二十多天就回归,现在是什么情况?点人?人还没出来整个和胜和都会被打死!”

    七月一日香港回归,虽然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但其实回归的那种气氛已经满街满巷的都是了,各种各样迎接回归的庆祝活动、活动的准备,舞龙舞狮,大小规模的庆祝游行,连带着旅游的火爆,各个国家的旅游者比平日更多的朝这个东方港口聚过来,即便是忙碌的一个月,蓝梓也能感受到街道上增加的人流,当然,混杂其中的,还有不段加强的警力与安全措施。

    以往半个多月从阿虎那里听来的消息,这个时间段上,整个香港黑道的气氛都绷得紧紧的,看起来像个一触即、一点就着的火药库,但实际上谁都在忍,谁也不愿意做当其冲的导火索,因为只要稍有思考能力的人都明白,全世界如今都在看着这里,海的那边预备接收的一方又是一个那样庞大的国家,为了和平过渡,他们已经暗地里运作了几年十几年,最近几个最大的帮派也都已经保持了沉默。前几年倒还有一些混得风生水起的黑道大哥nB哄哄地放话出来:“回归?繁荣稳定?操!我繁荣了!你才能稳定!”结果这些家伙到现在都已经死得渣都不剩,到了现在,回归迫近,怕是谁稍微出格,都会被直接干掉。

    “那怎么办?素素姐被欺负我们就这样忍了?火牛这杂碎,靠着拍马屁上位的,不是第一次了,前几年你刚进去……”

    “阿虎!”包厢里,陈素素叫了一声,红着眼睛瞪着他,将阿虎说的话卡死在那儿。黎坤也盯着他:“不是第一次?那前面几次怎么样?”

    “前面……前面……”阿虎的手在空中挥了几下素姐,再看看黎坤,“能怎么样!你进去以后他上了位,宝叔那老糊涂信任他,他以前跟你单挑被你打得那么惨,上去之后我们这些跟你的兄弟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素素姐也被赶出去了几乎连工作都找不到,你都不知道那段时间有多惨!你出来了说要做正行,但毕竟是出来了,我以为他就会收敛,他现在怎么样你也看到了!他记着以前的事情,谁都没有好日子过的!”

    “阿虎你别说了!”陈素素大声说了一句,蓝梓与黎漩就坐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几乎是没有意识的,黎漩的双手用力揪着蓝梓的衣角。黎坤显然也忍得辛苦,脖子动了动,上半身微微颤抖着,随后望着阿虎:“你一直希望我出来摇旗是吧?”

    “我没这么说过,可是……”阿虎的手在空中挥了几下,找不到反驳的话,终于转过了身,砰的一下摔门而出,黎坤搂着陈素素,片刻之后,方才红着眼睛站了起来,他拍了拍黎漩与蓝梓的肩膀:“宝树,今天……谢谢你了。”

    “没什么啊。”

    “听说手上被砸了一下,没事吧?”

    “没事。”

    他掀开衣袖,火牛的那一瓶红酒杯他顺手打爆,不过这时候衣服上连酒渍都没有沾到,更别说在手上留下什么痕迹了。

    “我们回还是要擦点药,以防万一。小漩,回去以后到我房间拿药油,帮宝树擦一下。”

    “好的。”黎漩点头应道。

    四人一路回到住处,黎坤与陈素素大概去房间里商量今天的事情,黎漩拿了药油到蓝梓房间替他上药,实际上没什么感觉自然也没什么必要,不过黎漩坚持,蓝梓也就让她擦了药油之后卷上一圈白色绷带,看起来就像是戴了个白色护手。黎漩蹲在他身前的时候,蓝梓一直有点不好意思,这是夏天,她今天衣服穿得又宽松,一低头,就能很容易地看到胸罩与周围雪白的肌肤……

    “今天谢谢你了。”包扎完,黎漩与他并排坐在床边。

    “没什么啊,又没事。”

    “还说没事,他对着你的头打下去的,要是打中了……”

    “呵……”蓝梓有点不好回答,其实打中了问题也不大。

    “还笑,你长得又不呆,总是傻笑,别人会觉得你这个人太老实,好欺负的。”她打量了一会儿蓝梓,随后抿着嘴,点头站起来,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不过长大了就好了。”

    她的性格一向腼腆,能够这样跟蓝梓说话,多半是将他当成了弟弟看待,蓝梓就有些无奈:“我没有傻笑吧……”他一直觉得那种笑而不语的方式很高深莫测,很内涵来着……

    “我去洗澡了。”黎漩说着,走出了房间,随即又从门口探出了头来,“对了,你们明天没有事情了吧?你来香港这么久了,一直没在周围逛过,我带你出去玩啊,嫂子带我出去转了好几次了。”

    “明天还要打扫和整理工场。”

    “那个不用多长时间吧,我也去帮忙,我们做完了去。”她眨了眨眼睛,消失在门外。

    我知道最近的更新不尽理想,第二集的思路已经理顺了,会快起来,晚上还有一更,然后……上三江了,会写个感言,说下这本书的情况、问题、展望之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