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站住——”

    “不许跑!”

    “再跑我开枪了!”

    “啊——”

    砰砰哗啦……

    背着大大的背包跑在树林之中,散落的雨滴与前方的树枝被能量罩一碰便弹开,偷着回头看时,只见那穿着雨衣的女警脚下被树枝绊到,尖叫中与前方的树枝灌木摔成一团,他眼角一抽,都觉得痛,不过那女警直接又滚了起来,虽然身体娇小,却仍旧像母老虎一般继续追在后面。(pm)

    追逐的时间不算长,不过那女警一直将他咬死在视线范围里,蓝梓也不可能直接飞掉,一路跑着,陡然冲出了树林,灯光与车辆的呼啸声从前方直逼而来,他猛地止住身形,一辆大卡车从前方的雨幕中冲了过去。

    树林外面,是一条公路,稍一迟疑,那女警也追了出去,他转身往一个方向跑,却听得那女警气呼呼地用粤语骂了句什么,然后又换回普通话:“你跑!我就不信抓不住你!”

    “你抓得住就怪了……”蓝梓心中低语一声,却也暗恨自己跑错了方向,海边嘛,如果能找个悬崖随便跳下去,她一准不知自己去哪了,不过,跑过前方道路转弯,一架立交桥往上方延伸过去,他心下大定,只听那女警也在后面说道:“这下看你往哪跑……”

    车辆从前方疾驰而来,灯光照亮了雨幕,跑到立交桥的最高处,蓝梓气喘吁吁地转过了身,看着那女警跑上来,双手一撑,跳了下去。

    “喂——”

    一见到蓝梓双手撑住护栏的动作,那女警其实立刻就停了下来,谁知道对方居然跳得那么干脆,陡然间便消失了踪影,她几步冲到水泥护栏边朝下看,只见一条道路从远方延伸过来,穿插过的正好是立交桥最高的地方,足足三层楼的高度,一辆辆的汽车从远处的雨幕驶过来,亮着车灯,穿过桥下,然而那背着背包的家伙却已然不见了踪影。

    她看看那人方才起跳的位置正好是道路的上方,心中就有些害怕对方是不是被车撞死了,看了几眼,冲向道路对面去看另一边的情况。而在此同时,蓝梓正悬浮在立交桥的桥底,有些无聊地看着下方穿行而过的汽车,不一会儿,听得那女警在上方的另一侧喃喃说了一句:“开什么玩笑……成龙啊……”

    蓝梓一时间还不敢飞出去,毕竟女警在桥上,就这样出去说不定会被看见,不过眼下这地方的位置也不好,他贴在立交桥的桥底,远处车辆从下方的道路驶来,远光灯也能隐约扫见这桥下的情况,他低头注意着下方车辆的情况,终于,一辆小轿车从下方驶过时,他看见那车辆后座,一名扎着辫子的小女孩正趴在车窗往上面看。

    小女孩看得聚精会神,偶尔眨眨眼睛,大概无法接受天上有个人在飞的事实,脑袋里还在消化,蓝梓也那样看着她,待小车驶过时,他陡然间举起双手,做了一个鬼脸。霎时间,似乎看到了那小女孩陡然瞪圆了眼睛,辫子连同满头头都竖起来了的情景。车辆驶远之后,蓝梓在空中抱着肚子笑。

    一个晚上的时间过来,其实也已经很累了,说起来其实总被能量包裹住的感觉也不是很好,他飞出立交桥下,在天空中看着那女警从一侧下来,在桥下寻找他的踪迹,随后也有被叫过来的警车,升到更高处时,道路就在那片雨幕里延伸出了这小片的小林,汇入那座巨大的不夜城池。他看了看,随后往另一边的黑暗山间飞过去。

    回想起那女警先前的被他看见的那一幕,仿佛是被做了暗示一般,他也想去方便了……

    还有,呃……看到内裤了呢……

    十六岁,对于这些东西也都是明白了,想到了这个,心中也就不免乱七八糟的yy一番,我们必须为这个年龄段的少年人,这些也是健康和正常的遐想,是无损于少年纯洁而正直的人格滴。

    他就在海边的黑暗处降了下来,确定那帮警察大概不会找来这边,方才从背包里取出一把黑雨伞撑起来,才选定了地方蹲下,陡然听得另一边传来沙沙的声音,有道身影在那边愣了一下,随后“啊——”的一声低呼,从那边六七米高的陡坡滑下去了,最后摔进了海里。

    蓝梓在哪里愣了半晌,刚刚看了别人,现在又被别人看,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反应过来后,他连忙跑到那陡坡边,只见下方汹涌的海水里,一个身影正在水中努力扑腾着,看来不会游水,不过穿得倒也不是警服。这才从陡坡上跑下去,站在水边朝那人伸出了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个不会水的家伙给拖上来。

    趴在草地上哇哇的吐水,那是个女的,全身已经湿透了,头披在脸上跟海藻一般,这个时候也看不清楚她的样貌,蓝梓问她有没有问题时,她就蹲在地上,一边大口呼吸一边摇头。

    “那我走了?”

    蓝梓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今天的麻烦事也算够多的了,要方便也宁愿另找一块地方,不过,转过身之后,身后那女人也说了话,声音倒是蛮好听的。

    “谢谢你救了我……”那女人低着头,有些犹豫地跟过来,“那个……你可不可以……借我点钱,我打个电话……”

    见蓝梓回过了头,又连忙解释:“刚才被追的时候,我的东西都掉了,现在……呃……”

    蓝梓想了想,从身上掏出钱来,那女子看了,又有些迟疑:“没有……港币?过来的时候,不是都给兑换了一些港币的吗?这个他们好像说用不了……”这下轮到蓝梓苦恼了,他的身上自然只有人民币,看了看女子在雨中狼狈的模样,他想了想,随后道:“这样吧,我送你到可以打电话的地方,然后我们看看能不能用再说……”

    如此敲定,两人撑着同一把伞往外走,蓝梓之前在天空上就已经看清楚方向,这时候倒也不至于迷路,那女子双手抱在身前,偶尔说话:“我先前看到你被追了,还以为你跑不掉,不过之前在船上没看见过你啊……呃,也许是我错过了……”

    “你从哪里过来的,我是从福建那边……”

    两人走到靠近路边的地方,有了灯光那女子的大致模样才能看出来,她穿的衣服虽然简朴,但身材苗条,此时全身被海水湿透,上半身的白衬衫几乎变成半透明的,隐约能够看清楚里面的内衣,下身的绸裤倒不至于透明,只是贴在身上也委实够呛,蓝梓看了两眼,脸上微微烫,随口回答:“广西那边吧。”

    “呃,你今年多大啊?跟父母一块来的?”

    事实上蓝梓今年虽然已经十六,身高也到了一米七,但从来看起来就是张比一般人显得稚嫩的娃娃脸,哪怕一直以来经历过许多事情,也染不上多少成熟的风尘气,这时候俨如十四五岁的年纪似的,无论怎么看,都会觉得他还没怎么长大。对于这种事实,蓝梓也有些无奈。

    “我一个人来的。”

    “那是什么亲人住在这边吧?”

    “不是……”

    “老乡?”

    “没有认识的人……”

    “那……你到这里来该住在哪里啊?”

    蓝梓抓了抓头,微微撇嘴:“我也不清楚。”当然睡大楼顶上,如果能侥幸找到什么活干,说不定就能有改善。

    “那你……为什么要过来这边啊……”

    “九七了嘛,看回归啊。”

    这的确是蓝梓过来的目的之一,但那女子自然不会相信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费这么大工夫来香港居然是为了看回归,捂着嘴笑了一会儿,她的年龄其实也不大,被海水洗过之后,脸显得小小的,素颜清秀,大概也就是十**岁的样子。

    “我到这边来是因为爸爸妈妈都死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个同村的姐妹说这里好,她现在住在这边的,所以我就也想办法过来了,对了,我叫黎漩,黎明的黎,三点水加个旋转的漩,你呢?”

    “……谢。”蓝梓想了想,先剽窃了珊瑚的姓,随后记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诗,“宝树……我叫谢宝树,就是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的那个谢宝树。”他心想,其实我也没骗人,都说了非谢家之宝树了……

    “谢宝树。”旁边的女子重复一遍,笑道,“名字很好听啊。”

    “呵呵……”

    就这样,两人一路前行,出了那片小山的区域,终于在一个废弃的停车场边找到了一家可以打电话的店铺,那老板也好说话,居然也收人民币,虽然是明显多收了不少。黎漩的行李都已经丢了,记了三遍才终于记起那同乡姐妹的电话,好不容易将地址形容清楚,他们在店里买了些吃的东西,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一辆从远处驶来的小车在附近停下了,黎漩冲进了雨中,与车上下来的一名衣着艳丽,短裙只过臀部,穿着黑色网格裙的女子抱在了一起,驾车的确实一名纹了纹身,戴着鼻环的年轻人。

    黎漩与那好姐妹商量了一阵,蓝梓本打算就此离开,随后却被黎漩拖住了,她大概觉得蓝梓就算不是一个人来,这时候肯定也有苦衷和麻烦,既然蓝梓救了她,她也就拜托了那位姐妹暂时收留一下蓝梓,那名叫陈素素的艳丽女子倒也颇为仗义,与那开车的年轻人说了几句,随后几人也拖着蓝梓上了车,这个时候,蓝梓才知道那个年轻人叫做“虎哥”。

    不久之后,蓝梓乘车抵达了他来到香港的第二站,旺角,一路上灯红酒绿,街道的景象是他在经过的任何城市都没有看见过的。他被安排在一间简陋而杂乱的旅馆小房间,对这个自然没必要在意,无论如何,他都已经有太长的时间没有真正感受过床的滋味了。

    这个晚上,他睡得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