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会想起曾经的那个男孩,想起我们曾一起追逐玩闹过的那些午后,想起我们一块坐在小沙坑边吃的那个月饼,想起你将报纸垫在土堆上的小心的动作。

    总是想,不过并没有太多的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来,你说过,曾经是孤儿的孩子,新的父母并不希望他们表现出太多曾经的东西,孤儿院里总是年纪小的孩子被收养便是例证。曾经小小的你总是这样认真的去想这些事,虽然新的家、新的父母的情况有些特殊,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我还是尽量不多提起这些想法。

    但我很想他们,很想你。

    现在的父母都是很渊博的知识分子,我很喜欢他们,已经完全融入这个家了。有个姐姐,是大伯家的女儿,跟我同龄,我后来才知道父母之所以收养我也是因为我跟姐姐可以成为朋友。姐姐很厉害啊,学习、体育各方面都是学校里的第一名,虽然同龄的有些孩子总觉得姐姐有些难以接近,但其实不是那个样子,姐姐是个很好的人,她总是很照顾我,我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

    我回去了几次老家,找孤儿院,找秀珍姐和你们,可孤儿院已经不在那里了,那里已经是新的住宅小区,我跟人打听,才知道我离开不久后的那场大火,他们说你拼命地把秀珍姐救了出来的事情,可秀珍姐还是去世了,你和奶奶也不知道搬去了哪里,这两年总是姐姐陪我回房子建得好多啊,可我总是觉得越来越陌生了,我跟姐姐说这里就是我们孤儿院在的地方,大房子、宿舍、篱笆,后面的的沙坑,我跟她说不远的地方就是你们的家,有很慈祥的老奶奶。周围都是陌生的人了,可我总希望有一天你也能记起以前的事情回我们忽然就遇上,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认出我。

    我也不是那个笨笨的考试老是不及格的芥末了,成绩总是前五名哦,体育也很好,因为姐姐总是训练我,我初三已经快毕业了,你已经到高中了吧,现在想想,已经五年了呢,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奶奶现在还好吗?芥末很好哦。

    如果每天都对着天空这样说,有一天你也会感受到我的想法吧。

    很想你,想能够再见到你,阿梓哥哥。

    ……

    ……

    初夏的傍晚,安安静静的,从明亮的窗口可以看见这片别墅区与更远处城市的灯光,日记本上是娟秀的字迹,钢笔的笔尖落在纸张上好一会儿,直到墨晕悄然化开,梳着长长的辫子,穿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少女才微微抬起了头,看着这一片灯光繁华的城市,合上了日记本。

    不一会儿,房间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紫莉,吃晚饭了。”她将日记本收回书桌上的抽屉,起身朝门外走去。

    “来了,妈。”

    海面,银色的月光碎裂在起伏的波涛上,波光荡漾变幻着。

    他踩在海面上,一边啃着馒头,一边低头看着那海水的倒影,身体随着波浪而起起伏伏。随后抬起了头,巨大的货轮如同小山般的从前方驶过来。

    没错,他的确是站在海面上。

    那看起来就仿佛是巨大的透明水床,海浪涌动着,蓝梓背着大大的旅行包站在水上,却没有被沾湿一点半点,以蓝梓的双脚为中心过两米半径的范围内,能量就仿佛覆盖在海面的薄膜,柔柔软软的承载者蓝梓的行走,脚步陷进去,随后又升上来。

    货轮从不远处的海面航行过去,甲板上灯光明亮,可以看见船员们走动的身影。不过,这时候如果有人从船舷仔细看一眼,看清楚海面上站着的人影的话,怕是会留下极大的心里阴影……

    他当然不是要从海面上走到哪里去,只是在天上飞得无聊了,就下来顺便吃点东西。时间是九七年的五月,距离他离开豫陵已经半年,到过大大小小的城市,看见过形形色色的地方,各种各样的人,不过……自然找不到家的感觉。

    他也明白,恐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不可能有家了。

    也不能停下,或许是出于对实验室与科学家的幻想阴影,他总是觉得,一旦有人弄清楚了他有异能,肯定是要想办法追捕的里描写的各种追踪方法层出不穷,再厉害的罪犯都有可能被抓住,他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虽然具体的情况并不了解,但是再怎么谨慎,想来都是应该的。

    几个月里,一路南下。

    其实是往东南出了海,也曾经想过去海南或者去台湾不过具体的路线却找不清楚,他出海飞了几天又只得折回,最主要的原因是在海上找不到可以扎帐篷的海岛,又害怕自己飞过了还一直往前,万一进了天平洋迷路那可就更加麻烦了。

    屈指算来,在海上或是海岸附近的日子已经过了一个月,他偶尔降下海面,用能量铺盖在水上,然后在上面走路的本领也已经练得不错,原本的时候水波起伏,他根本站都站不稳,不过想想,坐在这种水床上或者躺着打滚的感觉也挺不错的,最近这也是他用作放松的最好办法。

    海面上的天气阴晴不定,吃了一个馒头,他在黑暗的水面上信步前行,随后雨滴便降了下来,风吹得海浪更为剧烈的涌动,这个时候,海面上无论如何也站不稳了,他升上十多米高的天空,能量包裹着他,将降下来的大雨排开,无聊地飞了一阵,他想着,或许该靠岸了。

    倒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降雨,在海上这么多天,他甚至遇上过一次台风,那时候的乌云将整片天际都笼罩得严严实实,风力惊人的呼吼,下方的大海上掀起几米甚至十几米高的浪头,闪电在海天之间延绵而走,他站在空中,感觉着天地的威力,目瞪口呆,最害怕的是被闪电劈中,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肯定挨不了这样的一下,后来是用能量罩保护着冲入海水之下躲过的这场狂暴。

    这小小的降雨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台风来临时的天气,他自然不会被吓到,只是大海之上乍看起来瑰美壮丽,实际上孤寂得惊人,他随身能带的淡水也不多,想想也该靠一次岸了。就这样飞行了十几分钟,他下意识地从十几米飞上几十米,又是一艘小货船在海面上出现了。

    那辆小货轮上黑黝黝的,一盏灯都没有亮起,如果不是隐约听到了声音,他根本不会注意到。此时就在它的后方跟着,在他的想象里,这样的小货**概出不了远洋,它会在这里开,估计海岸也在不远处了。

    大约飞了两个小时,隐约的光芒从前方的海平面上出现了,那美丽的光点像是浮动在海水之中,随着不断的前行,光点聚成了浮在水面上的巨大城市,听不见声音,这座巨大而繁荣的城市安安静静地向海面上的来客展示着它的华美。

    “哇,好漂亮……”

    在海上的这一个月,蓝梓也曾经看见过一两次城市或者是海边的小村庄,但都没有眼前这座这样漂亮,他在天上飞了半年,很容易就能凭借城市的灯光估测出它的大小,此时他下意识地飞上几百米的高度,渐渐靠近,这座位于海边的城市大得惊人,也美丽得惊人,拿出手电筒,摊开半旧的贴了透明胶的地图,他在脑海中估测计算着这座城市的身份。

    如此一来,飞行的度也就减低了许多,不久之后,待他靠近了那座城市附近的海岸,却见下方有几束灯光亮起在大雨中山林里,船靠了岸,然而岸边的沙滩上、树林里都是一片混乱,从船上下来,冲进树林的人们试图逃跑,晃动的光柱中也有人冲过来,将他们抓住。

    “打仗了啊……”

    少年心性,他自然也喜欢看热闹,结合那艘船在海面上灯也不亮的鬼祟行径,这时候也大概明白过来,船上的多半是偷渡还是干嘛的,这不一靠岸,就被警察盯上了,不过估计警察也没有部署好,因此才会导致这样四散奔逃的情况出现。

    在空中看了一段时间,眼见着警察正在下面围捕一群逃离的偷渡者,他在附近的山林间降了下来,这边地势高,可以很好地看见全景,并且他在上面看过了,似乎没有警察往这边来。

    看着这一小拨带着大包小包偷偷逃跑的人被警察四面包抄过来,随后一个不漏地被抓住,他心中笑笑,朝着山林更高的地方走去,飞了这么久,他其实也累到不行,走出树林,他张开双臂,舒展了一下身体,正要再度飞起,天空中一道闪电掠过,他下意识地偏过头,正好与几米外树下的一名女警打了个照面。

    那女警蹲在树下,穿着一身雨衣,但侧面看过去,却能看到白藕一般的双腿与上面挂着的小布片,她双手放在膝盖上,轻抿双唇,看起来正在……嘘嘘?

    随后,那女警鼓着腮帮看见了他……

    四目对视,都有些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