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咸的海风卷动了一地的血腥味,硝烟还未散去,宽阔的沙滩与草地上,已经看不见仍旧站着的人影了

    仅仅是两三分钟的时间,这片空旷区域上的一切都变得寂寥起来,鲜血流淌,倒下的尸体过了二十具,见证着方才从树林中射出的狙击枪那精确到近乎残酷的收割,远远的,那栋别墅还在响着枪声,它燃起了火焰,将近半栋主楼在爆炸中倒塌了,石砾与各种家具的碎片堆在那片爆炸的区域中。

    摇摆的海浪冲上了沙滩,将一具尸体的碎肉与鲜血卷走了好些,随后又退了回去,卷起乳白色的泡沫,一条白色的水线朝着这边冲了过来,随后——

    轰!突兀的浪头仿佛在沙滩上爆炸了,掀起足足三四米高的水花,两条黑影在这爆炸中被抛了出来,摔落到几米外的沙地中,已然晕厥过去。这两人赫然便是押着行之薇与谢老的快艇上的两名劫持者。

    随着那水花落下,有一道身影无声地走出了海水之中,那是一名穿着黑色潜水服的高瘦男子,目光平静地打量了这一大片区域上的陈尸,他又望望仍旧生着骚乱的别墅与偶尔传来枪声的树林,伸手放到耳边按了按:“搞定了,有需要帮忙的吗?”

    “……那就算了。”片刻,那边似乎传来了回答,他转过了身,无声地消融在黑暗的大海之中,犹如幽灵一般。

    不一会儿,别墅那边的枪声停止了,庭院里、房屋中、走廊上,只有火焰还在哔哔啵啵地烧着,扯断的电线在空气中冒出蓝白色的电火花,到处都是尸体,他们或者被子弹射穿,或者被割开了喉咙,或者半个身体都被刀劈开,连同持枪的双手都被利刃斩断,不知道什么时候,空气中响起了隐约的沙沙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悄然走过去了,随后,一具具的尸体被拖着没入那些更为黑暗的角落里……

    树林是最后安静下来的,枪声停止后,整片区域都变得清冷起来,星光寥落,远处那只剩半栋的别墅中,灯光陡然亮了起来,快艇驶近岸边,行之薇与老人全身都已经湿透了,身上围了一条毛巾,走向别墅的过程见了从树林中走出来的两名男子,其中一名正在说着:“跟你们第二组办事就是不方便,偷偷摸摸的,一点风头都没得出,我还想说两句拉风的话,你就把人给杀光了,大家都是组长,为什么非得是我迁就你!啊,行姐,还有这位是谢爷爷,没事吧……”

    说完了冲过来打招呼的男子看来还没到三十岁,一米八的个头,长着一张很能给人好感的帅气的脸,他一靠近,周围的温度都已经开始升起来,行之薇认识他,是因为他也是进化者,而且能力比较特殊,时常会配合研究所做一些实验,虽然看来年轻,实际上已经是“界碑”之中第四行动组的组长,名字是辛牧阳。

    被他埋怨说不出风头的那人却没怎么见过,他比辛牧阳稍矮一点,样貌显得平凡,属于那种扔进人群就有可能找不见的类型,此时一边走一边跟人说电话,行之薇跟老人介绍着辛牧阳,老人点头示意,只听到了最后几句。

    “……可以通知军区过来清理现场了……国安二十一局第二组,组长叶驰……”所谓“界碑”其实也就是国安第二十一局的代号,电话说完,他冲着行之薇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你们出动了两个组?”行之薇有点吓到了,小声问旁边的辛牧阳。

    “哪里?就我们四个人。”辛牧阳指指无声无息跟在两人后方的穿潜水服的男子,又顺手朝别墅那边指指,“三个都是叶驰他们组的,害我一点出风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配合他们,不过也是因为来得太急,连附近的警方军方都没有通知部署,人少了,下手都有点重,估计都没几个活的了……”他环顾四周,为那一地的尸体皱着眉头耸了耸肩,又笑起来:“不说了不说了,天冷,我们快进去别墅坐一下,等到军队过来清理,我们再找辆车走……”

    一天之后,豫陵附近,清屏林场。

    车队成群,原本偏僻的林场今天忽然热闹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政府大官过来,包含警车在内几乎组成了一个车队,之后竟然还有直升飞机在简陋的广场上降落下来,林场的人便都猜测着,估计跟昨晚收留的那一对小兄妹有关,当初看着脏兮兮的,估计都是大官的家属呢。

    事隔两天,珊瑚终于看到了母亲,她抱着母亲大哭着,行之薇也流着泪哭了出来,爷爷来了,爸爸也从研究所里赶过来了,很多很多的人。小广场边一栋房屋二楼的窗户里,蓝梓正站在那儿看着这一幕,了一会儿呆。

    山林之中,两天前那个晚上的爆炸现场仍旧一片狼藉,如今一些人就在旁边走着看着,有的是研究人员,也包括了前两天参与了营救行动的辛牧阳、叶驰,那高瘦男人与另一名穿黑衣服的沉默女子,都在其中看着自己各自感兴趣的地方。

    “哇……”辛牧阳站在那圆锥形的破坏面中央,张开双手,感受着巨大的破坏力,望着天空缓缓地转圈,“这谁干的?太帅了……”

    叶驰此时正蹲在旁边,用手触摸地上被烧焦的痕迹,头也没抬:“事当晚谢博士的女儿被人救走,后来是她的那位朋友送她去警察局,不过他的朋友受伤古怪,去了医院,几名杀手再次过来追杀,也是她的这位朋友带着她逃走,初步估计,就是他了。”

    “一个小孩子这么厉害?真是有潜力,如果训练一下,绝对拉风到爆了……”他自言自语着,“待会去见见,叫什么名字?”

    “蓝梓。”

    “篮子?”辛牧阳笑了出来,“干嘛叫这么个名字,在北方是骂人的话。”

    “木加辛的梓。”

    “还不是一样……”

    辛牧阳挥挥手,失笑的重复几次,过得片刻,却渐渐变得若有所思起来,扭头又问了一句:“篮子?”

    叶驰看他一眼,不理他。

    “珊瑚,爸爸和爷爷都想见见你的朋友,待会介绍给我们认识好不好……”

    给珊瑚检查了胸口被踢得青紫的伤势,确定小女孩没有大碍之后,行之薇便再次提出了这个。原本在哭过之后就说过一次了,不过当时珊瑚说蓝梓在睡觉,一行人的心当时都在小女孩身上,也就没有多说,只道等他醒了说声感谢,此时提出来,自然就更加正式了一点。

    不过,再度见到父母的惊喜心情过了最高峰,这一次小女孩的脸都皱了起来,有些警惕:“你们要说什么啊?”

    “嗯,就说谢谢他啊,还有,妈妈虽然已经见过他了,但是爸爸和爷爷也会想见你的朋友啊。”

    小女孩苦恼了一会儿:“不许说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能说谢谢他。”

    “呃?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一点小女孩也无法说出来,只是皱着眉头思考着,不过想来这场见面也避不了,她又小声道:“妈妈,我们家收留蓝梓好不好?他一直一个人,过得很辛苦的……爸爸、爷爷,好不好?”

    三个大人对望一眼,随后都欣然答应了这个条件,珊瑚才道:“嗯,等他醒过来了,我就叫你们,他受了伤,身体不舒服,别吵醒他了。”

    如此说着,过了几分钟,珊瑚小心地走进蓝梓休息的房间,只见蓝梓就在床上安静地睡着,她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少年的睡脸,随后又小心翼翼地走出去,拉上了房门。

    过了一阵子,辛牧阳、叶驰等人也过来了,向珊瑚问起蓝梓的事情,不过小女孩心中警惕,便对问东问西的辛牧阳颇为没有好感,她表露出了敌意,辛牧阳不禁也有些错愕,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大概过了中午。辛牧阳往“界碑”总部打了几个电话,随后又打往地方政府,要求调动蓝梓的全部资料过来看。资料在下午被过来,过了下午三点,他又去催促珊瑚看蓝梓有没有起床,小女孩绷着脸不理他,他便在旁边耍宝似的胡搅蛮缠起来,两人纠缠了将近一个小时,珊瑚看着这“幼稚”的大人有点受不了,气呼呼地走去蓝梓的房间。

    推开门,她看见窗户打开了,光芒从那边透进来,窗帘晃动着。

    床上没有人。

    珊瑚张开嘴,下意识地朝门外看了看,但哪里都没有人,她将手背贴在了嘴上,眼泪忽然就掉出来了。

    众人赶到房间时,小女孩就那样无声地哭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串的胸口剧烈地起伏,她将手背死死按在嘴上,似乎是要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声音来,惊动了其他人……

    蓝梓走了。

    小女孩哭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快天黑的时候,就那样沉沉睡去,车队开始返回豫陵,同时辛牧阳接到了命令,与叶驰等人因为急事被召往其它地方,双方在中途分道扬镳。

    晚上八点,酒店房间。

    珊瑚在床上安静地睡着了,行之薇被丈夫叫了出去吃晚饭,傍晚时分为了寻找蓝梓一番折腾,直到此时,大家还都饿着肚子。

    门关上之后,小女孩从床上坐了起来,汲上拖鞋,小跑到酒店阳台上,抬头望向那漫天星辰的夜空,不多时,一道身影从天空中降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看我的!”珊瑚抱住他,几乎又要哭起来,过得片刻,“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可是……”

    “爸爸妈妈答应我了,你以后可以住在我们家。”

    “可是……他们知道我有异能了啊……”

    “也、也不一定会让你去做实验吧,也许、也许不会呢……”

    小女孩也有些吃不准,此时说起来没有什么底气,蓝梓摸了摸她的光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随后小女孩终于小声地哭了起来,哭过之后,从怀里拿出一个蓝色的钱包,把里面的钱全掏了出来,看起来有好几百块。

    “我把爸爸的钱包偷过来了,你一个人,以后又不能回去了,怎么办啊……”她哽咽着揩眼泪,“可是又不能给爸爸的银行卡给你,如果取钱会被拍下来的,这样会被他们抓到……你不要走了好不好,这么点钱不够用的。”

    小女孩说着,还是一边哭着一边将钱往蓝梓衣兜里塞进去,蓝梓说了一句:“我有钱……”也没办法拒绝小女孩的好意。

    “那你以后去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

    “你要来找我,缺钱的时候也来,我不在北京,跟爸爸妈妈去信城,爷爷也要过去了,地址是……”

    两人坐在阳台上,轻声地说着话,星光在夜空中眨眼睛,望着这对小小的身影。

    酒店下方的餐厅里,珊瑚的父亲看了看账单,手伸进衣兜里的时候,微微错愕了一下,随后去找其它衣袋。

    “怎么了?”行之薇问道。

    “钱包不见了……”

    夫妻俩、谢老三人疑惑地对望一眼,随后,都若有所思地朝上方看了一眼,当然,只能看见餐厅的天花板。

    “大概落在房间里了……待会再去拿吧……”行之薇说了一句,随后转身朝向随行而来的一人,“小胡,身上有余钱吗?借我点结账,钱包落楼上了,待会上去拿给你……”

    飞机穿行过云层,辛牧阳还在皱着眉头想事情,叶驰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今天到底怎么了?那个蓝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觉得……也许错过了很重要的事情……”

    “这次的任务涉及真理之门,把我们都召回去了,显然也很重要。”

    辛牧阳翻了个白眼:“大家风格不同,我都不希跟你搭档……”

    叶驰回过了头,对此不做评论。辛牧阳又皱起了眉头,片刻之后,才缓缓开了口。

    “以前长有个儿子,取名叫做蓝家安。”

    叶驰扭头看了辛牧阳一眼,确定他很认真,这才开口:“七年前我不在这里,不认识,听说已经死了?”

    “研究所出事的时候,那小子九岁,当时跟着一群孩子一块逃跑,他虽然也在研究所呆了两年,但本身没有异能,当时追在这群孩子后面的是艾米罗·哈瑞斯,你知道这个人吧?”

    叶驰沉默片刻:“听说过,没打过交道,那时候他是全世界最强的进化者之一。他的异能叫做……半神领域?”

    “那小子为了掩护同伴,自己当诱饵去引开他……后来艾米罗被长亲手干掉,那天晚上死的人太多,死的孩子也多,有的甚至被碾成肉泥,根本分不出来了……”辛牧阳捂着嘴深吸了一口气,“他救下的那些孩子一直想找他,要么就是想给他报仇,有两个已经进入正式编队,素心是前几个月进来的,就是一直跟在老大背后拿本子写写画画、长得漂亮但从不说话的那个,姓明,跟着古队出了一次任务,跟着我也出了一次任务,都是在后面看,没出手。”

    “我知道她。”

    “白石,在陈旭那一队已经一年了。除了这两个其实还有一个,去年挑战你被你一枪刷出去的,谭老的孙子谭羽然,他其实才是最出色的,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到他爷爷……日本那边说什么中村颖达中村悠想兄妹是东南亚年轻一代最出色的进化者,他们可以称东南亚,谭羽然就可以称全亚洲……”

    叶驰想了想:“谭羽然……的确很强,不过他的心气也同样要强,不合格。”

    “压他两年也好……”辛牧阳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望着飞机顶部,“他们以前在一起玩,开玩笑的时候就一直叫他的外号,好像就是叫他篮子……如果蓝家安还活着,也跟这个蓝梓是差不多的年纪……”

    “我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次可能是真的错过了大事,如果今天晚上守在那边……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机会,他会飞回去再跟那个小女孩见一次面……”辛牧阳这样说着,眉头越皱越深,平素都是玩世不恭的玩笑神情,此时却变得凝重起来,右手下意识的拍在了椅子扶手上。

    嗡——

    整个飞机的灯光都眨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在云层上方整机的剧烈摇晃与颤抖,一时间整个机舱内都慌张起来,过了几分钟才又渐渐平稳。辛牧阳张着嘴咕噜噜地转眼睛,叶驰看了他一眼,朝旁边靠了靠。

    “想自杀麻烦找下一趟飞机,我没想过跟你死在一起。”

    “抱歉。”辛牧阳举起了双手,“抱歉、抱歉……”

    黑夜,他飞上天空。

    对流层的风力从四面八方撕扯过来,他已经飞上了平素从不会上来的高度,能量在他的身体周围聚集,包裹着他,他以从所谓有的自由姿态不断上行。

    能量球的中心就仿佛置身温暖的水里,他可以感受到风的那股力量,甚至能够看见它们在能量球上不断吹起的涟漪,然而冷的感觉无论如何不会降临到他的身上,越飞越高,水汽萦绕的云层在眼中也越来越宽广,越厚重,就像是垂在天顶的盖子,终于,他冲入那片云海!

    不久,云海的上方,他冲上了琥珀色的夜空。

    银河在天顶安静地流淌着,月亮变大了,变得好亮,星月的光辉洒在这片安静的云层上,就如同洒在安静的湖面,不仅仅是滚滚的云海,再朝上方飞,低头俯瞰,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地球。

    张开双臂,这就是自由。

    “啊——”

    他在云端大喊着,张开手冲向那翻滚的云层,脑海中回荡着的,其实还是小女孩最后的一声大喊:“记得来找我——”

    那清脆的喊声几乎延伸到了云上。

    “记得来找我!”

    “记得来找我!”

    “记得来找我……”

    语音缭绕,载着人影的能量光球冲入云层,片刻之后,又从云上冲出来,随即再度被前方的云海淹没,划着清晰的轨迹从另一边飞出,能量鼓动着云层,穿梭变幻,少年就在这样的尝试中,划出如同长龙飞舞的轨迹,飞向天空的远方……

    (异化*第一集*下弦月*完)

    小结一下。

    第一集完了,感觉我写了一个很慢热的开头,呃……怕是会扑街……

    这个开头跟隐杀很不一样,因为无论如何异能都是太过离奇与脱离现实的东西,我希望主角接触到这个世界的过程尽量自然,以尽可能保持生活的气息,得到的评价不尽理想,主要应该是在yy度上,但不管怎么样,轮廓已经出来了吧,哦,其实最后两章我觉得还是蛮爽的啦

    好吧,既然有力量了,第二集开始,咱们就继续隐杀那种扮猪吃老虎的生活吧,一个背着背包到处跑还能祸害mm的无业游民,这样的生活真令人羡慕……

    别忘了给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