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艇停靠在沙滩边,海风呼啸中,唐龙正在跟快艇上的几个人说话。

    “人交给你们,离开中国海域,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事情办完,钱会按照约定汇到你的瑞士银行账户,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

    “还有些事情要办。”

    “界碑不会善罢甘休的。”

    “未必能查出是我吧?”

    一边说着话,行之薇等人也被押到了快艇边,波涛翻滚着,行之薇低着头,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停下了脚步,身后那人重重地推她一下:“上去啊!”变化也就是在这一刻生了。

    背后被推的那一瞬间,行之薇的身体陡然间朝后方转了过去,左手啪的一下砸在对方的枪上,那枪支旋转着脱手飞出,看似柔弱知性的女人在这一刻的动作快得出奇,右手顺势拔出对方腰间的手枪陡然间朝后方指去,左手也直接抓在了在空中旋转的冲锋枪,在同一时刻,后方的那名劫持者也被踢飞了出去。

    “哗”的一股海浪冲上了沙滩,渐渐退去,这一刻的爆在下一刻也变为了平静,那冲锋枪的扳机与把手控制在行之薇的手中,枪身却已经被另一只手抓住,而在她右手的手枪对准了快艇上一名劫持者的头部的同时,周围的十余把枪也刷的指了过来,将行之薇与她旁边的老人一齐对准。

    一只手抓住枪身,另一只手用手枪对准了行之薇的额头,唐龙看了看地上还没能爬起来的手下:“对女士不尊敬是他活该,不过这样可不够友好……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世界上总有些事情,无论你是多么的不情愿,当它生的时候,我们还是只能选择接受,这或许就是命运。”

    行之薇将手枪握得死死的,手指在星光下绷紧成惨白色,片刻之后,却是老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放下枪吧,之薇。”

    “我觉得老人家说得对。”快艇上被枪口指着头的那人笑了起来。

    半分钟后,行之薇的双手被手铐铐在了背后,与老人一齐被压上快艇的波澜,也大概为这个夜晚画上了句点,快艇掉头驶离岸边,去往远处的大船,唐龙等人就在沙滩上看着。

    方才被行之薇打飞的那人此时站在旁边,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唐龙看了他一眼,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别生气了,你不觉得刚才那一下很值得吗,那种表情真是……啧啧,我一直都认为世界上最有趣的就是人们希望破灭时的那种眼神,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应该保持宽容,被抓了,她可以期待有人救她,没人来,她就只能寄望于自己的那一点点本领,如果这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呢,只要你细心感受一下,你就会觉得……命运的感觉,何其无奈,我们……”

    他的话没有说完,目力所及,几百米外的黑色大海上,那艘快艇还在行驶着,只是一条隐约的白线开始从侧面划过来,隔得远了,才能看见那白线的轮廓,那就像是破开海面产生的水花,它以惊人的度划过了人们的视线,与快艇在行驶的路线上相遇了,就在接触的一瞬间,过两米高的巨浪在平静的海面上突兀地扑向了快艇。

    大海上响起了仓促的枪声,海浪将快艇吞没了下去。

    海滩上,持枪的众人抬起了头,一点光芒从侧面的树林射向天空,那光芒落下时,陡然绽放,苍白的光将方圆上千米的海滩范围都映成了白昼,所有的人都在这光芒下现出了身形,远的、近的、分散的、聚集的……

    照明弹。

    “……我可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生在自己身上……”

    喃喃的低语之中,狙击弹擦过了他的身体,将他旁边的那名同伴爆成了漫天飞散的血肉。

    安静的夜,在刹那间,将它所有隐藏的恶意都释放了出来……

    树林。

    朝蓝梓冲过来的小女孩被踢飞了出去,在树林间滚出了好远,枝叶的声音哗啦哗啦的,籍着些许的清醒,蓝梓看清了这一幕,他扶着树干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只是在眼前,这一切都显得极为艰难。

    “珊瑚……”

    “哇哦哇哦,这个小女孩该怎么办。”才踢了人的金男子笑着皱起了眉头。

    “已经两天了,这个时候,估计行之薇都被送得出海了,这个时候难道还抓一个小女孩过去?”

    “说得也对,不过我们追过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情,不抓她,难道放跑她?”金男子摊了摊手,目光转向另一边,注意到蓝梓望过来的眼神时,却笑着吹了声口哨,右手一张,电光隐约在空气中弥漫着,“哇,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这种眼神,我最喜欢用这种眼神看着别人了,所以也最讨厌别人这样看着我,喂,小子,你心里很不爽吗?不爽你就叫出来啊,哈哈哈哈……”

    火焰燃烧在黑西装的手上,四周的温度也开始逐渐上升,几乎将周围十余米的范围都笼罩了起来,虽然能够确定眼前的少年几乎毫无反抗能力,但既然见过他力量释放时的巨大威力,他们也不会过于轻敌。金的男子就在这样的气氛中笑得开心,不远处,珊瑚一边捂着胸口一边哭着从地上爬起来:“呜呜……蓝梓……”

    她再度朝蓝梓那边跑过去,这一次距离那金男子两米多远,那金男子倒也没有跑过来再次将她踢飞出去,只是看着小女孩终于到达了少年的身边,蓝梓一只手扶住树干,另一只手抓住了小女孩的衣服,试图将她护在身后:“你们……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斩草不除根问题很大的。”金男子说道。

    “纯粹是兴趣。”黑西装举着那火焰,这句话说完,金男子也扭过了头:“是兴趣吗?”

    “我觉得应该是……”

    “喔,你说的有道理。”他点了点头,随后再次面对着蓝梓,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四周的空气在悄然升温,林间像是开始起雾一般,水蒸气升腾起来了,随后又消失,蓝梓本身就没什么力气,此时艰难地站着,呼吸困难,随时都会再度倒下的样子,他只是咬紧牙关撑着,抱住了珊瑚,珊瑚一边哭,一边抓紧了蓝梓的衣服。

    就这样看了片刻,金的男子有些兴趣索然:“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但是很遗憾,看起来你真的是遇上大麻烦了。老实说,你这个样子弄得我的心情也很矛盾,本来希望你至少可以反抗一下,反抗一下下就可以了,我也会觉得爽很多,但现在看起来,就这个样子吧……你也看到了,这家伙的力量是火焰,他的这个赤红领域虽然看起来很笨,但还是比较实用的,本来以为你至少还能玩点花样,我们都严阵以待了,谁知道你变成这样,那只好两个人一块被烧死喽……”

    这句话说完,蓝梓声音沙哑地说了声:“快跑……”转身便要朝两人这边冲过来,只听“哗”的一声响,那黑西装的男子右手一握,火焰在手上消失,然而树林间却在同一时间放出了红光,空气干燥到了极致,无数火苗就像是陡然间从地底喷出来一般,蓝梓才踏出两步,身体已经摔倒在地上,身下的树叶哔哔啵啵作响,前方的地底窜出红焰,火苗转眼间就开始扩大。珊瑚却是叫了一声,再度冲到蓝梓身边。

    “快跑……”

    无论珊瑚平时是多么有主见的小女孩,但毕竟也还只有十岁,这时候除了抓住蓝梓的衣服哭着摇头,她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穿黑西装的男人摇了摇头,对眼前的事情似乎有些厌恶:“连逃跑都不知道了,那就到此为止吧。”左手顺势挥了出去。

    轰——

    光焰从他左边的地底陡然冲了出来,将周围的一切都渲染成红色,那是突然出现的高达两米的火柱,无数树叶、腐烂的淤泥被炸起在空中,火柱直接朝着两人的方向冲过去,像是燃烧的巨龙,转瞬便到了眼前,蓝梓豁尽全身力气从地上跳起来,将珊瑚抱在了怀里。

    “啊——”

    火光炸开了,灿烂得像是将这片树林带回了白天,炫蓝的电光也在陡然间朝四面八方扩展开去,那金男子看得无聊,也在同时举起了右手,交错的电弧在附近四五棵树的树干上掠过,引起了小规模的爆炸,电光缭绕间,那穿黑西装的男人都是下意识地朝旁边避开一步,巨型的雷矢伴随着疾走的爆炎冲了出去,一齐炸开。他们两人原本以为会有一场硬仗,也做好了准备,这样解决,似乎令他们颇有些意兴阑珊。

    像是开起了硕大无朋的巨型花朵,无数的光点、燃烧的叶片从树林间降下来,地面在燃烧,金的男子拍了拍手,无聊地转身离开,走出了好几步,见同伴似乎没有跟上来,这才疑惑地回头,只见同伴也正偏过头看他,随后伸手朝前方指了指。

    光点才散开在树林里,还在不断降下,火焰蒸腾起了扭曲空气的热浪,远一点的东西看得不是很真实,但总是可以看清楚那个轮廓,那道身影被炸飞了几米以外,居然还在地上挣扎,不一会儿,他爬了起来,隐约听见他在喊:“珊瑚、珊瑚、珊瑚……”

    随后传来小女孩的哽咽:“蓝梓……”

    “还没死啊……”金男子皱了皱眉,一边看,一边蹲了下来,感觉有点古怪。

    空气中传来少年急促呼吸间的欣慰笑声,似乎是为了小女孩还活着,只见他爬起来,翻了个身,仍旧是急促的呼吸,缓缓靠在了一颗树下,就那样张开腿坐着,他抱了一下站着的小女孩,低着头拼命呼气:“哈、哈、哈、哈、哈……”就像是所有人在高温环境中努力呼吸的反应一样。

    不过,中间夹杂两声,却变成了“哈哈……”又是笑起来了,那笑声之中有些迷惑,像是无意间得到了什么东西,但因为之前连想都没有想过,反而连他自己也有些错愕了。

    “笑得我不舒服……”注意到地面上的火焰似乎在减少,金男子皱眉道,“再升点温烧死他。”

    “我在做。”黑西装皱了皱眉,脸色却开始变得凝重,周围空气的温度没有升高,反而是在逐渐降低,一如刚开始那种完全不正常的升温,这降温的过程也完全不正常,片刻,他举起右手,火焰燃烧在他的手上,两人才切切实实地看到了这不正常的理由。

    那火焰呼啸着,竟是斜着烧的!

    一般的篝火火焰都是由下朝上,然而此时在他手上的火焰,却被撕扯着朝向了少年所在的那个方向,这空气中没有风,但火焰却仿佛被强烈的风势吹动,直接朝蓝梓倒了过去,就仿佛海水面临着大漩涡,不时有光点从他手上剥离飞出,如果将这火焰当做他的力量,此时此刻就仿佛有另一股力量要夺走它一般!

    “妈的……”意识到这一幕所代表的意义,金男子站了起来,电光开始在空气中释放出来,黑西装的右手一握、一张,火焰直接变成了篮球大小的旋转的火球,他朝着蓝梓那边直接扔了过去。

    火球越过了七八米的距离,轰然间流泻开去,化作滚滚赤浪。

    蓝梓坐在树下就那样抬头看着,那是在距离蓝梓的身体仅有半米的空中,爆炸的火焰像是遇上了无形的半球面屏障,站在蓝梓身边,火焰映红了珊瑚那还带着眼泪的惊讶的小脸。

    抬起右手,这剧烈流淌的光焰朝着他的手中倾斜而去,随后消失不见。

    “呵……哈哈……”

    皱着眉头,蓝梓又在低头笑,他有些艰难地曲起了右腿,随后籍着树干缓缓站了起来,躬着身子,双手按在膝盖上,仍旧是艰难而急促的呼吸,他看着前方的两人,虽然难受,却也仍不住失笑,一边急促喘气一边说话。

    “哈……我本来……本来一直在想,这些东西该是什么样子的,一直想不通……但是……但你们这样一弄,我不就……不就清楚了吗……”

    他转身抱了抱身旁的珊瑚,回想着刚刚走过的生死线,心中的那种绝望,当时他没有哭出来,这时候却掉了泪。过了两秒钟,他揩掉眼泪,深吸一口气,稳定住自己还在颤抖的脚步,红着眼睛朝那追杀而来的两人走过去。

    “你们该死。”

    “看不起我……”金的男子睁大了双眼。轰然间,电光犹如洪流奔泻,大自然最为狂暴的能量随着奔跑的人体陡然间越过了八米的距离,蓝白的光晖映亮了树林。

    “去你妈的——”

    安谧的天空下,那片树林中闪起了亮光,随后,有什么东西在树林中爆开来,那是锥形的能量流,从一点爆破,引起了树林的震动,能量以最为狂暴的方式扩展而出,仿佛奔突的泥石流,无数的树叶飞腾,泥土被掀开了,冲向天空,在那锥形的覆盖面上,几颗巨大的树木几乎被连根拔起,它们有的从中折断了,茂密的树冠与拖着泥土的根部都冲向了天空,抛起在五六米的天空中,随后才在“哗啦”或“轰隆”的声音中砸向远处的林木。

    当然,从天空中看下去,这陡然生的震动,也是微不足道的,辽阔而温柔的夜幕下,树林中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狼藉的缺口,随后,又渐渐恢复了平静……

    这下可以求推荐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