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在大海的对面喷薄出壮丽的晨光,行之薇坐在椅子上看着清晨的景象,微蹙着眉头。(pm)

    这是一处位于海边的别墅,具体地点自然不知道,她如今就被安排在别墅二楼的房间里,通往阳台有着防弹的玻璃窗,她与被安排在隔壁的公公是昨天晚上抵达这里的,下一步会被送往哪里,目前还不知道,不过按照估计,大约是要乘船走。

    “睡得好吗?”吃过了送来的早餐,名叫唐龙的男人推门进来,行之薇回了回头,看见了守在门外的两个男人。

    “承蒙关照,这是我睡得最久的一次。”

    “不用客气。”

    “我要求见我公公。”

    “抱歉,没有必要,我不想有什么差错。”唐龙站到窗边,望着那边的海,拒绝了她的要求,片刻后才回头,“不过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虽然目前还有人在继续追击行动,但小珊瑚和她的那位神通广大的朋友还是跑掉了。”

    “……原来你们只是乌合之众。”

    唐龙愣了愣,随后笑起来:“我真不该跟你们这样的聪明人多说话,居然直接就让你猜到了我并不能完全指挥所有人,不过没关系,事情很快就解决了,好好休息,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他说完这句话,推门而出,守住门口的两人朝里面看过来,三十多岁的女子背对着他们坐在那张躺椅上,安静地望着大海,日光洒在她的身上如珍珠一般,整个房间似乎都充满了知性的气质与美感。

    时间到了中午,别墅内外都显得安静,门口两人将午餐送进去时,行之薇仍旧是那样安静地坐着。

    “很漂亮哦,又有气质……”出到门外,两人小声说着话。

    “听说是女博士。”

    “比女博士还厉害,中科院的……”

    “现在在看监控录像的是谁?”

    两人商量一番,一个小时后推门进去拿吃过的餐盘,身材高大,较年轻的那人朝同伴使了几个眼色,那身材微胖的同伴拿起餐盘,翻个白眼,随后对着旁边的闭路电视摄像头摊了摊手,单独走了出去,拉上了房门。

    行之薇仍旧是那样坐着,丝毫没有注意后方留下来的男子,那男子对着摄像头也做了几个手势,随后望着坐在那儿的女人,一颗颗地解开了外衣的衣扣,直到他“哗”的一声将外衣扔到了床上,行之薇才有些疑惑地回了回头,打量他一眼。

    这男人一米八的个头,长得很是帅气,身材也健美匀称,脱掉了外衣,上身只剩下了黑色的背心,肌肉鼓胀出来,对于女人来说,是绝对称得上性感的形象,不过此时的行之薇既没有对他留在房间里表示惊奇,也没有对他的动作表现出惊慌或害怕,她只是淡然地看了一眼,随后又转回了头,这种反应,倒是令得后方的男人有些错愕,在那里愣了几秒钟。

    “嘿,我可还从来没上过女博士呢。”

    “你们不会都是临时工吧?”头也不回的,行之薇淡淡地开了口,她坐在那躺椅上,倒真是完全没把后方的男人当一回事的样子。

    “嗯?”

    “这次的行动,他们给你多少钱?”这句话问出,行之薇顿了顿,又自己接下去,慢条斯理的,“我是不清楚,不过你自己可以算算,在外面能买多少女人?十个?一百个?”

    “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不知道你们东家是谁,但你们抓我,不是因为我是人质,而是想要我的知识。你现在如果想做什么,我是反抗不了,但如果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你觉得你会怎么样?”

    男子迟疑片刻,随后笑了起来,直接走到躺椅边,将双手按在女人的肩膀上,望着她的眼睛:“你不会是想说因为这件事你就会自杀吧?我可不信现在还有这样的女人。”

    “你可以试试。”行之薇望着他,淡淡地笑起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足足一分钟后,反而是那男人的脸色渐渐阴沉起来,陡然放开了行之薇的肩膀,站了起来。

    “妈的。”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他走到床边,穿上了外套,砰的一声走出了门外,随后,隐约传来同伴嘲笑的声音。

    行之薇仍旧坐在那儿,仿佛生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随即便被抛诸脑后。只是在摄像机无法完全监视到的地方,看似悠闲抱在胸前的左手紧捏着右手的衣袖,青葱的手指已经紧到微微泛白起来,过得片刻,她起身走进旁边没有监控摄像头的浴室,坐在马桶上低着头,双手紧紧环抱了身体,咬紧牙关,全身上下都微微颤抖起来。

    没有机会……逃不掉……快点来啊……最迟……也就是今晚了……

    这个无声的过程大概只持续了两三秒,她霍然站了起来,在洗漱台前洗了手,随后将冷水泼在脸上,让自己变得更加精神和清醒,微微整理了头之后,她又保持着原本的状态走了出去,坐在那张椅子上,等待着时间走向黄昏……

    如果真的被绑架出了中国,或许就再也回不来了,那样一来,这将是她最后一个下午看见祖国的天空与大海。

    她想着珊瑚,随后闭上眼睛,睡了一小会……

    下午,豫陵附近的山林依旧阴郁,金的男子与穿黑西装的同伴翻过了那座山,最后,望见了远处山崖下升起的黑色烟柱。

    “是不是啊?”黑西装皱着眉头望着那烟柱。

    “总觉得老天在眷顾我,就是这个方向,丝毫不差。”金男子看了看指南针,偏过头一笑,手指在空中敲了敲,“这一次老天爷肯定也站在我这边。”

    “看看才知道。”找到了清晰的道标,他们朝着烟柱的那边走过去。

    同样的时刻,蓝梓与珊瑚已经离开了那处山崖,他们在树林里艰难地行进着,如今已经穿过了珊瑚取水的那条小溪。

    一只手上持着火把,珊瑚扛着蓝梓的右手,搀扶着他步履蹒跚地往前走,如今小女孩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不过蓝梓的状态比她更差,整张脸连同嘴唇都已经变成了青白色,双眼努力地睁着,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晕厥过去,走不了多远,蓝梓那虚浮的脚步被东西绊了一下,两个人便一齐摔在了地上,小女孩先爬起来,便再次去搀扶起蓝梓。

    “蓝梓、蓝梓,你休息一下吧,你的脸色好吓人……”虽然努力将蓝梓搀扶起来,但小女孩语音哽咽着,仍旧是在劝他不要多动,“等到你好了,我们一起飞出去啊,不要这样了。”

    对于小女孩的劝阻,蓝梓微微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我、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动也不能动了……我记得前面有村庄……飞过这边,应该不远……珊瑚,巧克力块吃完了,你放下我一个人过去……找到了人再回来……”

    “我不……我会迷路的……万一我找不到你怎么办……你这个样子了……”

    蓝梓依稀记得那边应该有村庄,却不太肯定,小女孩则担心蓝梓的状态,他根本连行走都很困难了,如果将他放下,万一找到人还好,若是找不到人,树林里自己多半会迷路,无论如何都不想分开,于是她便搀着蓝梓,两人在树林里艰难而缓慢地行走着,偶尔跌倒了,小女孩又立刻挣扎着爬起来……

    “蓝梓,如果我们出去了,你到我们家来好不好?”

    “如果出去了我要吃大餐……”

    “好好睡一觉……”

    “我可以帮你研究你的能力……”

    “我带你去北京玩啊,别墅很大呢,不过很多时候就是我跟保姆阿姨住……”

    “一直担心你知道我家住别墅就不跟我玩了呢,不过……”

    “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蓝梓,如果我们出去了……”

    “如果出去了……”

    “如果……呃……我想当你的女朋友,嘻嘻……”

    此时满身邋遢、满脸汗渍甚至还沾上了树叶的光头小女孩说着自己也不能完全理解其意义的话,扭头看看被她搀着走的少年,他垂着头,只是下意识地艰难迈步,看起来也理解不清自己的说话了,不过整张小脸还是红了起来,抿了抿嘴,她在轻声自语中点着头。

    “那我们就说定了哦……”

    她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拉勾、上吊、许诺、成同心、一百年、不许变……

    日光近了黄昏,随后黑夜降临了。

    别墅中亮着灯光,远远近近皆是黑暗,草地、沙滩、树林、海面,都只有微微的星光在笼罩着,走出房间后,她终于与公公碰了头。

    没有说话,行之薇搀起老人的手臂,前后左右都是持枪的劫持者,他们一路走出别墅,沿着草地去往海边的沙滩,隐约间,也看出了远处海面上一艘大船的轮廓,海边的沙滩上有人用手电筒出灯光信号,随后那边也有信号过来,接着,快艇朝这边驶过来了。

    行之薇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随后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下:“快走!不会有人来了,死心吧!”环顾四周,海风习习,黑暗的草地上除了他们一行人,没有丝毫异样的动静,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大概就只有远处海涛拍打沙滩的声音。

    他们走过这一片草地,快艇也驶近了,在二十多米外的沙滩边缘停了下来。

    “快走!”

    又有人说着,推了一下,行之薇咬紧牙关,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

    ……

    树林的火把微微摇曳着。

    “蓝梓!那边有光呢!”

    小女孩的嗓音清脆,突然间变得兴奋起来,这叫声使得蓝梓的目光也有了些许清醒。前方是一个大约几十米长的土坡,爬起来会很困难,但土坡的那边,似乎真的有一丝光芒透上天空。

    “我我先蓝梓你等等啊。”

    她搀着蓝梓做到旁边的一棵树下,随后兴奋地举着火把朝土坡上方跑了过途因为跑得太快还摔了一跤,终于爬到土坡上方时,远处山谷间一处亮着灯火的村庄也终于映入了眼帘。

    “真的是啊,蓝梓!我们终于找到了……”她的眼中禁不住掉出眼泪来,站在那儿喊了两句,伸手一边揩眼泪一边回头,陡然间,身体也定在了土坡上。

    那边的树林中,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也有了火光,两道身影站在那儿,其中一个长着金色的头,另外一个穿黑西装,他的手上,一簇火焰在熊熊燃烧着,蓝梓的身体被一脚踢飞了出去,撞在几米外的树干上,滚落到地面上,似乎吐出了一口血。

    “哎呀哎呀,好像伤得很严重……怎么搞的……”

    隐约间,她听见两人在说着。

    “啊——”静谧的山林间,小女孩大叫了一声,举着火把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