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那个到底什么人啊。”

    小车在公路上飞驰,前方的男人回过了头,望着后座上的老者与女人,过得片刻,耸了耸肩,“你们也不知道?”

    这样的问话自然不会有结果,他随即又摊了摊手:“好吧,你们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我,我明白。两位都是国内有名望地位的学者,不用担心,只要你们足够配合,我们也不会对两位造成伤害,特别是谢公,不瞒您说,我一直很崇拜您老人家。您可以叫我唐龙。”又补充一句,“这是代号。”

    他朝着后方伸出了手,老人则只是眯了眯眼睛:“寄生体已经被你们抓住了?”

    “是啊,就在后面。”自称唐龙的男人伸手指了指后方的几辆小型房车,“没有请到可爱的珊瑚真是遗憾,否则我们的事情会简单很多,不过没关系,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也能办好。”

    听他说起珊瑚,行之薇睁开了眼睛:“你们刚才做不到,现在也做不到。”

    “这个恐怕很难说。”唐龙笑了笑,“刚才的那个人的确很恐怖,但是再恐怖的力量,爆没有节制,就说明他是个未经训练的菜鸟,或者也有可能,刚才他是以透支的方式在使用力量,以至于这股力量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因此只能救出令嫒,却没办法做到更多的事情,我觉得比较可能的应该是前者。啊,你们说为什么他只就走了令嫒呢……”

    他想了想:“他是珊瑚的朋友?不认识你们?或者说……嗯,令嫒在这边的社交情况,这几天真该好好调查一下的,疏忽了、疏忽了……”

    这样的说话中,车队放慢了度,行驶到前方的三岔路口,逐渐停下,前方的男人推开了车门,随后又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回过头:“啊,对了,待会会给两位打一针,只是促进两位睡眠的针剂,保证一路上不会出现什么误会,绝对没有任何副作用,两位请放心,配合一下,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使用太粗暴的手段。”

    车辆终于在黑暗的路边停了下来,灯光明明暗暗,一些人从不同的车辆上下来,包括那名金男子,他们在道路边碰头,安排和交谈了半分钟,随后又各自分开去往不同的车辆里,同时行之薇与老人也被押着转移进一辆小型房车。车队分成了三股,两股分散往两条岔路,那金男子与其余几人所乘坐的两辆小车,则开始掉头,返回豫陵。

    三条道路上,车灯像是亮起在黑暗中破碎光点,前前后后,分道扬镳了。

    与此同时,被警车与消防车所包围的别墅旁,一副担架在人群喧闹中被抬了出来,担架上时浑身都被鲜血染红了的女人,她已经昏迷,胸口的微微起伏几乎完全看不出来,就像是已经死了一半,护士与赶来的医生在紧张地对话。

    “怎么样了……”

    “失血过多!濒危!”

    “没有呼吸了……”

    “有有有还有,很微弱……非常微弱,脉搏也一样……”

    就在将要被送上救护车的瞬间,正走在一边忙着将氧气罩往女人嘴上扣的那名护士陡然间“啊”的叫了起来,担架上的女人在这瞬间陡然睁开了眼睛,血红的右手一抬,死死抓住了护士的手臂,她试图从担架上挣扎起来,但终于没有了力气,大概过了十几秒,她才在恍惚间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松开右手,在身上颤抖地摸索着。

    “……电话……给我电话……”

    “对不起小姐你现在伤势很严重,不能……”

    “电话……”

    “你真的不能乱动,当心伤口……”

    护士有些手忙脚乱地劝说着,旁边的医生则下意识地望向了周围的警察,直到女子从身上摸出了一本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的小本子,负责这次事件的队长才走了过来。

    “国、国安……内侦……电话,我要……打电话……很重要……”

    随即,一声喊声响起在这片拥挤而狼藉的街道上。

    “电话!谁带了电话快拿过来——”

    半分钟后,北京。

    这是某个小区内安静的住宅房,熄着灯,看来主人家已经睡了,不过,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只持续了两秒钟,便被人哗的拿了起来,床上的男子掀开被子坐在床沿,顺手开了灯。

    “喂,我是……”

    触目所及只是简单的房间,空荡荡的,一张床,床上被褥并不算厚,床头柜上放着电话、热水瓶、口杯以及牙刷牙膏,墙角有一只电炉,旁边搁了两只锅,没有衣柜,两排衣架上挂着洗得干干净净的各种衣物。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个性化的东西,照片、明星贴纸、小饰品一样都没有,因为除此之外,房间里就没有任何摆设了,仅仅是为了保证生活最低需要而布置的单人间。

    北方这样冰冷的夜里,床边只穿了一件衣裤的男子就那样听着话筒那边的讲话,随后开了口:“嗯,我知道了……好好养伤,保重自己。”这句话说完,他挂断通话,随后再拨了一个号码,几秒种后,又输入几个数字。

    “古平心,密码三三七七,接二十一局……南方出事了。”

    在这个夜里,隐约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开始动了起来。

    他们飞在天空中,摇摇晃晃的,城市的光芒从下方流过,珊瑚搂着蓝梓的脖子,不敢往下看,激烈的风从前方吹过来。

    “前面就是警察局了,我们要找个地方落下去……”

    “到了警察局我要打个电话给爸爸,妈妈和爷爷被他们抓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蓝梓,我怎么觉得你飞得慢了很多,还好冷啊……啊——”小女孩慌张地叫了起来,“蓝梓你的脸色好白,有没有事……”

    “呃,我脸色白,是因为你把我勒得太紧了……”蓝梓艰难地出着气,随即又说道,“别乱动别乱动,我万一抱不住你的怎么办,你抱紧我,但是别用力勒我的脖子……”

    “我有恐高症的,对、对不起……”

    两人在公安局旁边的小胡同里降落了下来,放下珊瑚之后,两人跑向公安局的大厅。这是豫陵市的公安总局,但此时看起来人也不多,一看到警察,珊瑚立刻就哭了起来,好不容易找到了负责报案的警察,这才知道大多数警力都已经去了城郊半山的别墅那边。

    “呜……那就是我家,我爷爷和妈妈都被抓了,那些坏人有枪的,我爷爷叫谢诚,妈妈叫行之薇,我叫谢珊瑚,我爸爸不在这里,他叫谢述平,我知道怎么可以联系到我爸爸,叔叔你给电话给我打好吗……”

    虽然一直在哭,但小女孩的条理一直都非常清晰,一边拉着后方蓝梓的手,一边以最快的度将事情说清楚,那警察点着头,偶尔看看女孩身后的少年。

    “小同志你有什么不舒服吗?”

    珊瑚回过了头,只见蓝梓正低着头,左手让她拉着,右手则在轻轻地揉着自己的额头,听见问话,方才有些恍惚地抬起了头,脸色苍白,几秒种后,却是笑着挥了挥手:“没事,大概……只是有点感冒……”

    那警察点了点头,随后转身指向后方:“珊瑚是吧,你可以打那个电话,我立刻去通知队长,你们先等一下。”

    警察说完转身就走,珊瑚拉起蓝梓就要往里跑,她心中挂念着母亲与爷爷,希望父亲能够有办法,此时脸上挂着泪珠,跑得很快,然而才跑出几步,后方陡然沉了一沉。

    砰、哗啦——

    小女孩陡然转过了身,蓝梓只随着她走出了两步,随后,整个人朝地上倒了下去,先是撞到了警察局的桌子上,随后撞倒了椅子,以最没有防备的姿势摔倒在地,半个办公桌的文件被推了一下,此时飞扬在空女孩看见这一幕,霎时间便呆掉了,哭泣的模样就那样僵在了脸上……

    片刻后,警局之中才传出更加焦急和伤心的哭声,小女孩冲过去,拼命地摇着地上已经失去知觉的少年,他的额头在凳角上撞了一下,此时正缓缓地渗出鲜血来。

    “蓝梓、蓝梓你不要死……蓝梓你起来啊、蓝梓——”

    深夜。

    醒来的时候,看见了窗外透进来的星光。

    全身像是僵掉了一样,动都难动一下,骨骼到肌肉的每一寸都在痛——不,那其实是比痛更加难以忍受的感觉,就好像被千百万只蚂蚁在咬,痛与痒、又与麻木结合在一起……

    艰难地偏过头,珊瑚正在床边趴着,她睡着了,原本精致的小脸上沾满了泥灰,泪痕宛然。

    与此同时,位于豫陵市中心附近的一条巷子里,两辆小车正在黑暗中安静地停着,警车鸣着笛从前方的道路上快驶了过去,前方的那辆小车中,金的男子正在副驾驶座上听着一个对讲机,对讲机接通了警察所用的频道,只是有杂音,很难听得清楚,他放在耳边艰难地听着,随后啪的砸在了仪表盘上。

    “妈的,破机器。”

    驾驶座上的男子摊了摊手:“你砸了它我们听什么?”

    黑暗中沉默片刻,随即金的男子偏了偏头:“……去第三医院。”

    “Bitnetbsp;小车动了。

    今天晚了点,凌晨有一章,不建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