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下方事情的经过,蓝梓并不清楚那一切的意义,从天空中望下去,光芒俨如在蛛网般的道路间流动的河水,人、车行走在道路上,当他飞向更高的空中,就能现同样的一幕连续在城市间生着,垃圾场里的几个女人被同样配合默契的几人抓住,扔进行驶的小型房车里,之后道路间便俨如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般,再度陷入安静。

    随后,他打开对讲机,听到了小女孩压抑着的哭声与背景中凌乱的杂音。

    “呜……蓝梓,他们来抓妈妈和爷爷……妈妈和爷爷被抓走了……我在柜子里……呜,妈妈让我躲在柜子里……啊!救我——”

    那是柜子被粗暴打开的声音。

    蓝梓的脑海中闪过了片刻的惘然,随后将目光望向远处山腰上别墅的方向,心沉了下去,然后有什么东西从心里升上来,血液灌入脑海,他来不及思考这一切,只知道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并且这一切已经波及到了珊瑚的身上。

    下一刻,身体已经无可抑制地运作起来,夜空之中,他的身体在陡然间飚射而出,转眼间,就已经冲出百米之外,天空中仿佛亮起了隐约的光点,能量被从四面八方撕扯过来,他在空拉近着与那栋别墅的距离……

    别墅,一名大汉正单手提着张牙舞爪的小女孩往楼下走,珊瑚在半空中拼命挣扎哭喊着,从二楼下到一楼,她终于看到了那篇狼藉的画面,所有家具都被打破了,有些东西在燃烧着,莉安阿姨倒在血泊中,她受了重伤,但仍然有好几个人举枪看着她,别墅外停着一辆辆的小车,灯光照亮了夜空,爷爷与母亲已经被押着进入了一辆小车里,到处都是陌生的人,倒在血泊中的尸体,一切都怀着恶意。

    “莉安阿姨、莉安阿姨……”珊瑚哭着想要冲下去看莉安阿姨的伤势,然而自然不可能,她根本掰不开抓住她衣服的那只大手,以往的一切小聪明到现在都没有用处,想要张嘴去咬都咬不到。

    “珊瑚,别哭……”哭泣中,她听见血泊中的莉安阿姨轻声说了一句,与此同时,别墅外的一侧,一名男子举起了枪口:“那是什么?”

    其他的人也举起了枪口:“流星?”

    他们来不及开枪,光点在刹那间逼近了,别墅另一侧,那名金的控电者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下意识地回过了头,那道人影从天而降,带着巨大的破风声冲进了别墅的窗口,四野宁寂,长长的草无声地被风压倒下去,冲击波浸过了别墅的整层,随后,朝着四面八方呼啸冲出!

    轰——

    巨大的爆炸中,有人体被从窗口冲飞出去,墙上的水泥与瓷砖裂开了,化作子弹一般的碎片飚射四方,砸在了防弹的车体上,就在这样的冲击里,珊瑚感到有人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毫不停留地冲向别墅另一边的窗户,窗外的道路上,一辆空车正停在那里,想要上车的人转过了身,目光惊骇地望向后方,头都已经被吹得竖起来,他们举起了枪。

    而在珊瑚的眼中,则是自己如同炮弹般的与那小车迅拉近了距离,余光之中似乎能感觉到有人慌乱开枪,有人还飞起在半空中,但听不见声音,眼见便要与那小车撞上去,身边的人右手挥了挥,光芒的疯狂流泻,前方的障碍被打开了,她看见身下草丛朝后方飞逝,回过头时,几十米外是燃烧着火光的别墅,风力还在吹得杂物朝四面飞舞扩散,别墅外有几十人围着,有的人被打得飞上了天,还没能落下,那辆小轿车像是被利刃斩断做了两截,车身前后两截都飞起翻滚在四五米的空中,蔓延的火花直到此时才陡然爆炸出来,陡然冲成巨大的火球,附近的人都在慌忙地飞扑、逃跑着。

    来不及说话,也来不及想,一点电光升起在那半空中的火球上方,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全身萦绕着闪电的人举着手中的东西,随后,猛地朝这边投掷而出,光矢化作了奔雷,划过草丛上的夜空,从身后轰然而来,转瞬间便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抱住她的那人又是一挥手,雷电刺了过来,轰然一声响,那雷电聚成的长枪似乎化作了飞旋的螺旋桨,朝着来的方向疾旋而去,飞旋的雷光接触到草丛时,火焰在刹那间升腾而起,犹如陡然点亮的烟火,雷电的螺旋直划过别墅边的人群,似乎还有人被波及到,随后狠狠插进了别墅的外墙。在珊瑚的视野中,她被带着迅拉远了与别墅、与车队、与一干坏人以及母亲、爷爷的距离……

    之后冲入黑暗的树林。

    轰、哐啷、呼——

    变成火球的两截汽车从天上掉下来,滚动在茂密的草丛里,燃起了熊熊大火,别墅周围,几十人望着远处黑暗的树林,还有些呆,即使是走动的,都只是下意识的挪动着步子。摔飞在地上的人们艰难地挪着步子。

    没有多少人能真的弄清楚刚才那一瞬间生了什么,就好像一颗光球陡然从别墅的一侧冲入,然后从另一侧冲出,将那辆阻挡的小车在半空中撞成了两截,引了大爆炸,当时挡在前方的两个人被撞飞到七八米的空中,摔在草丛里还没见爬起来,地上有几具切口整齐的半截尸体,别墅外墙上如今插着一根三米长的,看着是用来晒衣服的金属棒,穿着白西装的金男子如今站在旁边,西装上、脸上满是血迹,肩膀上搭着一根还在滴血的长条形东西,那是人的内脏,一根肠子。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全身自己的双手,随后用左手轻轻地想要将肩膀上的内脏弄开,弹了几次都没有成功,随即便有点抓狂,也顾不得恶心,将那内脏狠狠地抓住扔了出去,抬脚在地上用力蹬了一下,咬牙切齿。

    方才的那一下变故,有些人是反应了过来的,朝着那陡然冲出的光点开了枪,他也是反应过来的人之一,光团几乎是朝他直冲过来,他跳了起来,在电荷的极限运作下,飞上了五六米的空中,避过了第一下撞击,随后抓住了飞在半空的一根长钢管,聚集了电能,像是标枪一样的扔了出去,没想到这根标枪又像螺旋桨一样的飞舞了回来,三名躲闪不及的人被电光的飞旋直接腰斩,内脏和血几乎都扑在了他的身上,对于喜欢干净与风度的他来说,这几乎是难以忍受的耻辱。

    方才还是胜利的场景,陡然间化为一地狼藉,所有人的反应都有些迟钝,对方飞得那么快,显然也没有什么追的必要了,就在金男子脱下血迹斑斑的西装狠狠摔在地上的同时,行之薇与老人所在的那辆小车上,一名穿黑西装的东方男子下了车,朝他这边走过来。也是皱着眉头。

    “刚才的……不像是界碑中的人……”

    “***!”金男子伸脚蹬了蹬地面,挥舞双手,有些歇斯底里,“当然不是界碑!如果那是界碑的人我们现在都已经死了!***……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进化者!”

    “操纵能量的类型……”黑衣男子环顾着四周,“力量大得可怕,中国现在还没有建立起完整的进化者网络,如果真是错过的进化者,我们这次惹上大麻烦了。”

    “***!去你妈的!”虽然是西方人,但眼前的金男子对于汉语明显相当有造诣,骂人的话语随口就来,他拍打着身上的血迹,又伸着自己被鲜血然后的手,“当然是大麻烦!但他现在很显然是个菜鸟!如果真是经过训练的界碑成员,我们这里怎么可能还会有一个活人!妈的!要杀了他!要追上去杀了他!”

    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后方也有人从别墅中出来:“莉安不见了,肯定在附近。”方才那光球冲进别墅,冲击波将所有站立的人都击飞出去,反而莉安躺在地上,恐怕没有受到很大的波及,但她受了重伤,即便在这片残垣断壁中躲起来,怕是也躲得仓促,不用花多少工夫就能找到,不过那黑衣男子看了看远处的警笛,挥了挥手:“不管了,点火!所有人上车,我们立刻离开!”

    火焰在别墅中熊熊燃烧,人群开始上车,片刻,在那燃烧起来的火光背景下,准备走向小车的金男子又停下来指了指远处的那片树林,歇斯底里的怒吼。

    “一定要杀了他!”

    星光满天。

    他们飞出树林的另一侧,在草地上降落下来,远处便是亮着灯光的城市的边缘。

    小女孩被放了下来,她仍旧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随后伸出双手,去触摸他的脸,有些迟疑,有些不可置信,轻柔的声音才出来,便被夜风卷走了。

    “……蓝梓。”

    狂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