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车由街尾朝这边驶过来时,蓝梓正坐在楼房边缘的广告牌后休息,有些无聊地看着在下方道路边行走着的唐阿姨,不远处那名跟在唐阿姨身后的男人,加快了脚步

    街道对面的胡同里,一道原本的黑影逐渐显出了行迹,那人从侧面朝马路这边缓步走来,在此同时,一名穿黑风衣的男子转过了前方的接口,当那三个人从不同的方向靠近,后面有着一个箱子的小型房车也在身边逐渐放慢了度,正走在街边的戴口罩的女人也陡然现了不对。

    蓝梓从空中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三个方向,三个人陡然加快了脚步,合围而来,戴口罩的女人惊慌地冲向了路边,下一刻,她出了“啊——”的一声尖叫,抓起路边的垃圾桶,“哗”的一声抡了起来,前方穿黑色风衣的那人右手如同钢鞭般的朝那垃圾桶挥了下去,轰然作响,铁皮的桶子如同纸片般的凹陷,随后连人带桶被打飞出去。

    后方那人在疾冲的同时,狠狠撞在倒飞而出的女人身上,紧接着,侧面过来的男人抓住女人还在空中挥舞的手,将她的整个身体都朝后方抡了出去,砰的一声,中年女人被扔进那开了门的小型房车后方,还没有下一步反应,后方的车门被砰的关上,车辆朝街角驶去。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的时间,三个男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准备朝不同的方向离开,穿着黑风衣的男子整理着右手的衣袖,将垃圾桶踢回路边,侧身回头时,却陡然间愣了愣。

    隐约间,似乎有一道黑影在楼房上的广告牌后一闪即逝。

    “怎么了?”

    察觉到他的不对,同伴在前方说了一句。

    “没什么。”片刻,他摇了摇头,“可能是我看错了……”

    与此同时,位于半山腰上的别墅周围,数十道黑影随着鼓荡的风,从四面八方无声而快地合围了过来,与此同时,穿着黑色风衣,进门不久的莉安正例行公事地从一个个窗口向外望着,随后放下窗帘。二楼,行之薇走进女儿的房间,珊瑚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看着音乐磁带上的歌词,依依呀呀地跟着唱,眼见母亲进来,她一扭头,很不爽地哼了一声,随即小小的身体便被母亲抱住了。

    “对不起啦,珊瑚,这次是妈妈不对,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

    “嗯,这样……下次呢,你把节目表演给妈妈看,妈妈也表演一个节目给你,行了吧。”

    小女孩陡然从床上跳了起来:“说好了!妈妈你也要表演节目给我看。”

    “说好了。”见女儿又高兴起来,行之薇点头一笑,眨了眨眼睛,随后起身走向一侧打开的窗口,就在她将窗口拉上的瞬间,目光看见了下方草丛中的情景。在此同时,一楼的走廊间,莉安正准备将一幅窗帘拉下,心头却是陡然一紧,黑影从别墅院外的草丛里陡然跃出,转瞬间便扩大到了眼前。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人竖起了长长的枪口。

    风在这世上停止了一个瞬间,随后火光在黑暗的世界里绽放而出,前方的草丛在火光喷薄中呈半圆形的陡然倒伏下去,别墅周围,七道冲出的人影已经在别墅院子里的地上借力一次,如同绷紧了身体以最狂野方式力的猎豹,将他们的身体设向别墅一楼的七个窗口,带着火光的狙击枪子弹越过其中一人的肩膀,射向名为莉安的女人所站立的窗前。

    一墙之隔,犹如光明与黑暗的两个世界,莉安站在分割点的一侧,目光之中,是另一侧犹如奔雷而至的人影与那璀璨到足以夺去生命的一点光芒,她的身体在尽量地朝侧面移动,然而相对于子弹的运动,窗口两侧人影的运动都显得那样缓慢,飞旋的子弹接触到透明的窗口、嵌入,肉眼难以察觉的冲击波在固态的玻璃上朝四面八方扩展开去,蛛网般的裂缝陡然扩展了整面窗户,之后……

    砰——

    黑夜在霎时间被打破了!

    同一瞬,漫天都是玻璃的碎片,七个人从不同的方向撞碎了窗口,冲入明亮的别墅,子弹划过莉安的肩膀,另一侧墙面上的水泥、瓷片几乎在同时迸裂飞溅,下一秒,穿黑色风衣的女人身体跃出五米之外,从地上跃起,将一名冲进别墅的男人抱住撞飞在对面的墙壁上。这是屋外与屋内的人能够看清楚的最后一个画面,因为紧接着,原本还亮着温馨灯光的通明别墅陡然间陷入了黑暗之中,所有的灯光都在同一时刻消失。轰轰轰轰的响声中,所有的门、窗、出入口都降下了坚固的铁栅栏,随后是厚厚的钢板。

    远远望去,就仿佛那亮着光的整栋别墅在下一刻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偌大的客厅里仅仅在陷入黑暗的时候安静了一刻,随后,就接着喧闹了起来,有人在黑暗里开了枪,火光照射出些许的光,沙打着旋飞起在了空中,子弹射在上面,碎絮乱飞,那窈窕的身影与另一名举枪的身影冲撞在一起,匕劈出,对方颈项的剪影便立刻多了一道惊人的缺口,血液噗的冲起在空中,枪声凌乱中,女人的身影撞进长长的沙里,随着沙的翻滚便再度冲向下一个敌人,整个客厅里,几乎一切都在瞬间迸飞碎裂,子弹在造成破坏后弹向天花板、墙面,之后便再度弹回,形成毫无目的的致命流弹,在这样杂乱的光点中,莉安挥刀怒斩,一只持枪的手随着鲜血的喷溅飞向天花板,正好被流弹打得粉碎。

    距离客厅仅仅一墙之隔的书房里,桌边的老人在黑暗中愣了三秒钟,随后从桌边站起来,安静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些文件,走向一侧的柜子,他摸索着打开一个小型焚化炉,将那些文件顺手扔进去,之后按下生火的开关,籍着些微的火光,他开始拿出更多的文件,先扔进去重要的,火光摇曳中,老人微微皱着眉头,目光沉着而安静。

    而在此同时,二楼之上,行之薇在黑暗中抱住了有些迷惑无措的女儿:“没关系的,别说话,妈妈跟你在一起。”她轻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对外联系的小仪器,按下了几个按钮,确定上面没反应之后又从衣服里拿出了挂在颈项上的宝石项链,同样按上了几下,方才皱着眉头放了回去,抱着女儿安静地听着下方的打斗。

    黑暗的别墅外,只能隐约听见里面传出的枪声,狙击枪朝着别墅外墙连续开了几枪,然而当破碎的砖墙内部逐渐显出钢板,也就停了下来,几辆小车从不远处朝着这边飞驶过来,别墅的栅栏外,有吹拂的杂草接触到了那看似平凡的围栏,陡然间冒出滋滋的电火花,随后在外层燃起了火焰,这证明外层的栅栏之上已然通了高压电。

    潜伏在草丛里的人影逐渐都现了形,站在栅栏的内内外外,其中一名在黑暗中穿着白色西装的金男子最为显眼,他朝着别墅看了几眼,随后直接朝栅栏走过去,推开栅栏的门时,弧形的电光陡然流过了所有人的视野,在他的身上蔓延着,然而他却仿佛没有丝毫感觉一般,推开了门,走进别墅的院子里,随后一路走向别墅的房门,将手按上房门的密码识别器。

    电的蓝白色弧光划过了他的手掌,随后于别墅的电子识别器接触在一起,出滋滋的响声,随后,那电光便在别墅的外墙上忽强忽弱地蔓延开来,金的男子朝后方看了一眼,随后伸出左手,轻轻地勾了勾,黑暗中的人们开始朝这边靠近过来。在别墅上蔓延的电光大概是触碰到了某个音乐系统,不时有杂乱的歌声在夜空中响起来,随即又陷入安静。

    大约一分钟后,“砰”的一声细响,火花从外墙之上升腾起来,穿白西装的金男子放下了手,顺手推了推别墅的门,“吱呀”一声,那门缓缓打开了。

    他的右手上还萦绕着电光,微微照耀出别墅客厅里的一片狼藉,各种家具都已经凌乱不堪,沙倒在各处,茶几碎了,电视破裂,地面上各种碎屑和着鲜血,一具具倒下的尸体。金的男子就那样站在门口,在他的眼前,最后一名入侵者被挟持着站在客厅中央,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就站在他的身后,以敌人的身体作为掩护,匕的锋刃从后方勒过来,已经陷入了对方颈项中。

    “莉安小姐。”金男子开了口,“你没有胜算,请放弃抵抗吧。”

    “控制闪电的进化者……”黑暗中,女人的目光变得更加锐利起来,透过门口,她估计着外面的人数,“你们是什么人?”

    这句话刚刚落下,别墅陡然传出“咔”的一声响,随后,四周窗口的钢板,铁栅栏都开始缓缓地升起,金男子的双手上陡然聚起激烈的蓝白色弧光,与此同时,莉安刷的抽开了匕,在她的身前,鲜血从敌人的颈项里喷涌而出,她的身体籍着对方片刻的阻挡,陡然缩小,消失在别墅的黑暗中,只有伴随着火光的子弹,朝着别墅外疯狂地倾泻而出。

    枪声在别墅内外都激烈的响了起来。

    一分多钟后,站在豫陵街道的上空看着几辆车从不同方向驶离的蓝梓,感受到了怀中对讲机的震动。两秒钟后,他按下了按钮……

    求收藏、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