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是前次的异能失控已经让身体产生了些许抵抗力,蓝梓这次的病情只持续了两天便好起来,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六他推着三轮车去垃圾场,以唐阿姨为的六个女人只是诡异地看了他几眼,却是一整个上午都没有过来打扰他,到下午珊瑚也跑了过来,蓝梓只是盯着她不要乱跑,结果傍晚时分推车离开的一路上小女孩都很不高兴

    “我又不是白痴,不会再乱跑到垃圾山那边去的啦,你总是瞪我,当心我生气哦。”

    珊瑚自然没有生气,而接下来的几天里,那几个女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作为,除了彼此对望时的眼神诡异,与蓝梓还算相安无事。每到晚上,蓝梓飞上夜空寻找几个女人的身影,也总能现目标,她们一直在寻找些什么东西,蓝梓心中猜想,她们寻找的或许是那条狗。

    而比较奇怪的是,几个中年女人在城市中游荡的同时,蓝梓现似乎还有几个人也跟在她们的后头,要不是占了飞在天空中的便宜,蓝梓根本不可能现这几名重复出现的身影。

    这个星期五,市防疫站的人来了垃圾场,给垃圾场的人们做了一次免费的验血检查,蓝梓被珊瑚拉着看她为了校庆而做最后排练,倒是错过了。

    接下来的星期日,便是新华小学校庆的日子,大约过了中午,珊瑚便背着吉他过来找他了,她今天明显做过一番精心打扮,宽松的白色休闲长裤,黑色衣服配浅灰色格子的长外套,脚上是白色运动鞋,戴的布帽上挂着长长的坠子直到胸口,虽然色彩简单,但看起来充满朝气,甚至隐隐带了几分这个年龄的女孩不可能有的成熟气质,背着吉他盒,小大人一般。

    “晚上妈妈会过来看演出,所以先来准备一下,顺便……嗯,顺便再做一次预演,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嗓子不是很好……”

    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小女孩次露出了不安的神情,站在房间里让蓝梓看她的打扮如何,随后又担心着嗓子问题,坐在凳子上小心翼翼地演奏了一次《吻别》。蓝梓倒是听不出任何不妥的地方,一番安慰,小女孩却还在那里思考着哪里唱得不够好。

    “唱得太小声了,我怕唱破嗓子,晚上就没办法了,可是不用力唱又怎么知道效果呢……”

    “本身就是很软的歌吧……”

    “什么啊,很考验功力的,要不然你来唱唱看!”

    如此这般在小楼上坐了一个下午,晚饭却是在蓝梓这边提前吃了,因为她早早的出门就是为了给人一个惊喜,这时候再跑回去,感觉显然就会被冲淡。大约五点半不到,两人一块出门赶往新华小学,蓝梓本不想这样去,但小女孩似乎想将朋友介绍给她母亲态度很是坚决。

    “没关系的啦,我妈妈很好的,又不吓人。”

    小女孩是这样说的,日落时分,两人赶到学校,人已经6续开始来了。这年头已经开始有重点高中重点初中,但小学这方面,基本还没有怎么特别分出等级,新华小学年代悠久,附近的一些年轻人大都有在这学校读过书的经历,家长来得也多,黄昏降临,学校便热闹了起来,蓝梓和珊瑚就在校门附近等着,不时有小女孩过来找珊瑚说话,然而当日头降落西山,天色全暗了,校园里亮起灯光,珊瑚的母亲还是没有过来。

    这时候人们已经6续进了大礼堂,节目大概也快要开始了,从校门进来的人渐渐变小,珊瑚拖着蓝梓的手,安静地望着校门口,又过得一阵,那边的广播中传出校长的演讲声,表演随后便要开始。

    “妈妈说过要来的。”小女孩神情有些沮丧,望了望蓝梓,“要不然你先进我在这里等好了。”

    “切,就是为了看你唱歌才过来的,那些家伙的表演又不是没看过,一点新意都没有的……我自己都上过台呢,一点不好看……”

    “哈哈……”

    如此大约等到八点的时候,珊瑚的演出时间也快到了,一辆小车才终于驶入了学校的大门,珊瑚欣喜地迎上去,从车门里出来的,是一名看来三十多岁,穿着米色风衣的女人,她戴着眼镜,笑容和煦,先是笑着抱了珊瑚一下,随后将目光向蓝梓这边望过来:“珊瑚,不给我介绍你最好的朋友吗?”

    “阿姨你好,我叫蓝梓。”

    “蓝梓。”女人缓缓重复一遍,随后笑着朝他伸出了手,“我叫行之薇,叫我行阿姨就可以了,谢谢你这几个月来照顾珊瑚,你知道,这小丫头最大的特点就是调皮,谁也管不住她。”

    这行阿姨身上自有一股特别的气质,蓝梓又是第一次跟女人握手,掌心都出了汗,紧张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方也看出他的紧张,低下了头,露出些许歉意:“珊瑚,妈妈今天遇上急事了,需要马上就去处理,表演……呃……”

    “什么啊?有事了?”珊瑚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啊,刚才那边打电话来,有个研究出了结果,这件事很重要,所以妈妈要立刻赶过去……”

    “……知道了,那你就”小女孩低下了头,神情有些沮丧,却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行之薇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蹲了下来:“对不起了,珊瑚,我叫莉安阿姨送你回去,好吗?”

    “不用了,我还有表演呢,何况蓝梓会送我啊,你快点过”

    若是小女孩又哭又闹,怕是还会让一般父母好办一点,反而她这样坚决懂事的态度才真令人不好受,不过看起来是真的有急事,行之薇朝蓝梓点了点头,在珊瑚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后乘车远去,珊瑚则拉着蓝梓的手去往大礼堂。

    “不理她了,蓝梓我们进马上就是我的节目,我也要去准备了……”

    两人在礼堂外分开,小女孩去往后台,蓝梓则进了大门开始挤在人群中欣赏表演,大概十多分钟以后,一场歌舞完毕,主持的老师走上来。

    “接下来请欣赏特别节目,四零五班谢珊瑚同学的吉他弹唱……”那老师笑着,转身要走,却又朝幕后看了一眼,“谢珊瑚同学?”

    没有回应,也没有人走出来,礼堂里有了几秒钟的冷场,那老师笑了笑:“看来谢珊瑚同学因为有事情还没有过来,让我们先欣赏四零六班的节目……”

    蓝梓跑出了礼堂,一路下了楼梯,去往操场,这时夜风清冷,操场周围的灯光亮着,在跑道上走的人并不多,蓝梓跑出几十米,只见那小小的身影就坐在操场边的水泥观众席上,背着那大大的吉他,双腿并拢,俯着身子,目光侧向了远处的校门。

    蓝梓走过心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肚子痛啊?”

    小女孩摇了摇头,朝蓝梓这边倒过来,趴在了他的腿上。这动作将蓝梓弄得有点紧张,扭头看看四周,随后却是叹了口气:“这样子很容易感冒的。”

    “我也不是很失望。”小女孩趴在他腿上说着,“只有一点点而已……”

    就这样过得片刻,她从台阶上跳了起来,冲着蓝梓一笑:“好了,我们去逛街去!”

    “不去表演了?”

    “你说过啦,反正也没意思……”

    一蹦一跳地下了观众席,背着吉他的小女孩朝他挥了挥手,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校园。

    他们在豫陵的街头逛了大概两个小时,随后蓝梓将珊瑚送到小树林边,道别时,珊瑚忽然过来将蓝梓抱了一下,她的身高只到蓝梓胸口,抱的位置也是腰,一箍就放开,随后吐了吐舌头,小女孩在夜风中转身跑走了。

    蓝梓站在那儿,看着她的背影逐渐远离,终于消失不见,方才转身离去。

    夜已经深了,风吹过树林时打着旋儿,出深邃的呜咽。

    悉悉索索。

    那道身影一瘸一拐地穿过了灌木丛,留下些许细碎的血肉,它已经在树林里穿行了好几天,身体的力量已经完全耗光,但却有另一种力量从灵魂的深处涌出来,支撑着它的行动。

    如果有人能够看清楚它的样子,必定会被眼前的一幕所吓倒,在夜林中穿行的是一条全身血红的大狗,它浑身上下的状态已经凄惨不堪,一条后腿的腿骨奇异地扭曲着,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完整的地方,裸露出的肌肉上挂着细细碎碎的肉末,鲜血结成了痂,在风中凝成血黑色,头上也是血肉模糊的情景,一只眼睛已经没有了,也不知它是怎样活下来的,此时它正以一种比平时更为快捷的方法穿过一丛丛的灌木,断腿、瞎眼、全身模糊的血肉丝毫都没有对它的前进造成阻碍,这仿佛根本不是狗,而是一种天生便该是这副模样的生物,它的一切器官,全身肌肉,都在以最为合理的方式在运作着。

    它走出了树林,看见前方的光点。

    树林边缘的下方隔着长长的草坡,更远处便是在半山腰上的那处别墅,它张开了嘴,露出两排森然如刀的牙齿,脑海中浮出某个光头小女孩的身影,低咆一声,它陡然朝别墅冲了下去。

    那身影穿过了茂密的草海,犹如离弦的箭,两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陡然间,另一道黑影突兀地高出了草丛,大狗飞穿行的身影“呜”的一声,消失不见,前一刻还在激烈运动的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陡然安静了下来,只有风吹拂着别墅四周的草丛波浪一般的动着。

    “怎么了……”黑暗中有人轻声说话。

    “有一条狗,很奇怪,像是经过改造了一样……”

    “蝰蛇其余人保持安静……”

    悉悉索索,有什么东西在草丛中穿行,不一会儿,两道黑影汇聚在方才奔跑停止的地方,就在那摆动的长草下方,那条狗安静地躺在泥土上,狗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砸了一下,此时已经完全凹陷了下去。它死了。

    远远的,小车的灯光绕过了道路,朝别墅这边转过来。狗的观察还没有得出结论,黑暗中的低声说话又通过电波传了出去。

    “博士回来了,准备动手,老鹰,对标本的监视怎么样?”

    “她们还在寻找着什么东西,我们还无法确定那是什么。”

    “不管了,博士已经确定标本的存在,她恐怕已经通知了‘界碑’,我们必须先于‘界碑’获得成果,博士一回家,我们就准备行动!”

    远处的城市间,六名戴着口罩的女人仍旧在街头巷尾寻找着她们的同伴,在她们身后的黑暗中,负责跟随的人已然多了好些,她们却丝毫没有察觉,而就在她们头顶的天空中,回到危楼换了衣服的蓝梓正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切,他无法知道这一切的意义,只是觉得,今天晚上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同。

    两分钟后,在那半山腰上的别墅前,小车停了下来,行之薇走出车门,抬头看看女儿房间的灯光还亮着,快步走了进去,莉安望了望四周,随即紧随其后,司机将小车驶入了别墅的车库。

    别墅周围,山风呜咽着压了过来。

    ……

    ……

    “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