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呜咽,在垃圾场里卷起微带凉意的诡异气氛,蓝梓望着眼前的六个女人,开始下意识的后退。

    原本大家的关系虽然也称不上特别熟络,但实在也没有陌生到如何如何的程度,大家的家庭环境虽然都不好,但垃圾场里并没有什么多的竞争,蓝梓是个孩子,其他人平日里对他也算得上照顾。唐阿姨为人算是最热心的,以前跟奶奶也算熟悉,那邓阿姨虽然脾气有点暴躁,但为人坦率,没什么坏心,小个子的秦阿姨不怎么说话,据说在家里常常被老公打,逆来顺受的脾气,还有其他的三人,之前也都有接触、聊天,还开过玩笑,然而直到此刻,蓝梓才现,真的是不认识她们了。

    邓阿姨那句话的尾音还在风中颤动,几个女人的目光先是微微有些慌乱,彼此之间的目光晃动着,随后,便都朝蓝梓这边望了过来,蓝梓心中虽然害怕,但他本身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这时候确定眼前的几个人怕是都出问题了,退了几步,已经到了房屋边,转身便去拔一根已经生锈废弃的水管,锵锵锵的拔了好几下,随后伸腿在墙上用力一踢顺势一拔,才终于将那根生了锈的铁管拔在了手里,心下微定。

    眼见着几个女人开始朝他走过来,他吞了一口口水,也沿着墙角朝后方退去:“那橙子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声音突兀地在垃圾场里响起来。

    夜风轻响,没有回答。

    “我已经扔掉了!”

    垃圾场的一侧围着高高的铁栅栏,柱子上方是大功率的灯泡,手持铁棒的少年沿着房屋与铁栅栏退却着,光芒将他的身影拉长,随后渐渐缩短,几个女人看着他,将他围向后方公路下的死角,这垃圾场本就是一处低洼的山谷,公路从七八米的上方过去,从那边是绝对跑不掉的。

    “我用石头把它砸烂,然后用来喂狗,再把狗打死了……”几个女人的身影被拖长,蓝梓又大声说了一句,这垃圾场里唯一的声音反而使得整个气氛变得更加突兀起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说着:“我就是不吃你们的东西,你们能怎么样!你们看看自己都变成什么了!”

    眼前,那蒙着口罩的邓阿姨陡然冲了出来,蓝梓手中的铁棒刷的挥出,女人朝旁边一躲,避开了攻击,口中却是“啊——”的叫了一声,蓝梓手持铁棒飞快地后退,然而在眼前,两个女人的身影又陡然逼近了,他心中也是害怕,铁棒左右用力挥舞几下,有一棒挥在了空处,眼见人扑过来,铁棒也在同时脱手飞了出去,转身便跑。

    这时候距离道路那边的山壁已经不远,电灯照不到这边,光芒暗下来,蓝梓拼命往前跑,后方的几个女人居然跑得比他还快,眼见便要追近,他脚下一颠,“哗”的一声踩进了黑暗中的水洼里,身体一晃便要跌倒,伸手在地上用力撑了一下。

    背后的身影交错而来。

    黑暗中几道身影的杂乱交错让人连看都看不清楚,蓝梓的身影才斜斜离地,一道身影擦着他飞了过去,随后肩膀便被重重地撞了一下,伸腿在山壁上一蹬,又有人砰的撞在了身旁的墙壁上。

    凌乱的黑影在那一团冲撞,随后,隐约有几道影子朝高处跳上去,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偌大的垃圾场寂静成浑然的一片,随后,就在那处黑暗角落两米高的空中,有一点光芒闪动了一下。

    轰——

    仿佛被压缩到极点的爆,陡然间,那火焰便已经疯狂的膨胀开来,一个人的身体在半空中被瞬间点燃,伴随着“啊——”的凄厉叫喊,朝后方飞了出去,那火人落地,立即便拼命地滚动起来,“哗哗哗”地滚进那处污浊的水洼里。

    垃圾场的黑暗角落,也在此时突然安静了,沾染了火焰的女人在水里不断滚动,其余的五个女人,则各自站在那儿,抬起头来有些无措地望向空中。

    蓝梓就站在四五米高的空中望着她们,右手之中举着一团火焰,他本身还未成年,平时看起来也不算高大,然而此刻就那样凌空而立,俯瞰下来,火焰照耀着他的半个身体,这一瞬间,却隐约有着一种越现实的压迫感。只见他手掌一握,火焰敛去,将四周再度纳入黑暗的笼罩。

    水洼中的女人兀自哀嚎着,她原本全身都沾上了火光,也亏得立刻滚进了水里,这才以最快的度熄灭了大部分的火焰,但眼看她就这样在污水里打滚,身上沾了火苗的样子,也委实是狼狈无比。蓝梓在空中看了她们片刻,努力将急促的呼吸平息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懒得去管。”他一字一顿地说着,“我不惹你们,你们也别来惹我,如果再这样……哼!”

    这句话说完,他按下的手掌之中又是火光一闪而过,几个女人怔怔地站在那儿,还没有明确的反应,他直接朝着前方飞了出去,直到几十米外方才落下,走过去推他的三轮车。

    他这片刻间看似镇定,实则心中忐忑不安已经到了极点,强压着害怕不敢回头,推了三轮车往垃圾场外走,另一方面也在竖起耳朵听着背后的动静,好在身后始终安静得可怕,他出了垃圾场才回头看,只见几个女人仍然站在那边角落的黑暗里,怔怔望向这边。

    于是加快了脚步脱离她们的视线。

    去了收废品的店铺里将三轮车上的东西卖掉,一路回到家,他坐在凳子上觉得全身凉,不知道唐阿姨她们到底变成了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自己以后该不该去垃圾场,不去垃圾场自己又怎么办,一点都想不来。他毕竟也只是十五岁的少年,这几年来一个人活得坚强,但没有人带领,自己如果真的要逃跑,到其它地方怎么有地方住?就算仍旧拾破烂维生,书也没得读了,难道去当个乞丐不成?

    时间还不算非常晚,他想到平日里古灵精怪的珊瑚,自己现在也只有这样的一个朋友,想着想着便试图用对讲机联系一下,说上几句话,谁知道对讲机似乎出了故障,那边始终没有任何反应,根据珊瑚以前跟他的讲解,对方似乎是接不到信号,最后也只能作罢。

    他却不知道,珊瑚此时也正坐在床上调整另一个信号接收器,小女孩想要偷听母亲跟爷爷的说话,自然不会只有躲在柜子里一招,她在别墅里放了好几个窃听器,被逮回房间后就想利用起来,谁知道莉安不仅是将她带回房间,还直接用仪器干扰了整个区域的信号收放,蓝梓联系不到珊瑚,倒只是殃及池鱼的结果了。

    如此想到半夜,全身凉的感觉愈严重,第二天早上起来,外面刮着大风,靠近阳台的门被吹开了,纸片在房间里飞,分不清时间。一只温暖的小手搭在他的额头上,小女孩背着书包,正站在床边看着他。

    “你又生病了……”

    秋末的阴天,大风,随时都像要下雨的样子,这个下午学校里乒乒乓乓的打碎了几块玻璃,珊瑚趴在桌子上趁最后一节课前的时间先将今天的作业写完,她的课桌边放了一把吉他,几个女孩子也围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说话。

    “珊瑚你会弹吉他吗?”

    “弹给我们听一下吧。”

    “是啊是啊,给我们听嘛给我们听嘛……”

    留着光头,又长得可爱的谢珊瑚一直是这个班上女生中的异类,大家都知道她是从大城市里来的,什么都懂,有时候在课堂上老师讲错了,她甚至还能跟老师争辩一番,大多数女孩子都希望跟她做朋友,她也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是无论跟谁都很难像一般女孩子之间那样热络起来。她们自然不知道,珊瑚对于她们的游戏或者提议,时常都会觉得异常幼稚。

    如今被这群小女孩围着,珊瑚的心中也就是这样的想法。过几天就是小学的校庆,每个班都得出一两个节目,若在平时珊瑚是没什么兴趣的,但这次老妈答应了会来,她也就打算勉为其难地表演一场,中午找个借口回家把吉他拿了出来,打算晚上去蓝梓那边进行练习,谁知道来到学校,就这样被围了一个下午。

    “哎呀,你们烦不烦啊,我早点写完作业晚上还有事呢!再过来我打你们了!”

    一群小女孩安静了片刻,注意到小珊瑚说要打人的英姿,又叽叽喳喳地兴奋起来。

    “珊瑚好厉害……”

    “珊瑚,晚上去我家练习吧,我家有好吃的东西……”

    “珊瑚珊瑚,作业让我帮你写吧,我会吹笛子哦,我们可以一起练习……”

    小光头不理她们,埋头写一通,随后板着脸抬起头来:“不去,晚上我要去照顾我哥哥!你们都走开!”

    “珊瑚的哥哥一定很厉害吧……”

    “珊瑚珊瑚珊瑚……”

    就在这样的包围当中,好不容易上了最后一节课放学,小光头背着吉他在一群女孩子的围绕跑掉,冒着大风的天气去药店,随后又去餐饮店端了新煮的粥,艰难地抱着去往蓝梓居住的危楼,夜晚降临时,珊瑚坐在有着暖黄色灯光的小床上试图调整通话器的功能,以打破莉安阿姨做的屏蔽,随后抱着吉他,弹起校庆上要表演的曲目来。

    “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就连说过了再见,也温暖不了你的视线,给我的一切你不过是在敷衍,你笑的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

    小女孩虽然智商过人,但在年龄上毕竟还不是多么懂得悲伤的年纪,她的声音清脆而讨喜,就算是看歌词有些伤感的歌,被她抱着吉他唱唱跳跳的表演出来,也有些活泼与开朗的气氛。蓝梓之前没有听过这歌,问起时才知道名字叫《吻别》。

    “因为妈妈每次跟我分开的时候都会吻我一下啊,所以就唱吻别……”

    这是小女孩选择歌曲的理由,她说出来时毫无伤心的神色,蓝梓却是听得愣了愣,随后笑着摸了摸坐在床边的小女孩的头,以往小女孩必然会摇晃着脑袋躲开,随后义正言辞地说:“我剃光头又不是给人摸着舒服的!”但这次她倒没有躲,只是想了想随后说道:“我以后如果有小宝宝了……呃……”

    毕竟是个小女孩,这句话说到一半,她陡然间脸红起来,片刻后,在那亮着灯光的小楼上,珊瑚的歌声再度响了起来……

    过了九点半,珊瑚将吉他留在房间里,背起书包回家,随着小女孩脚步声的远去,楼房上安静下来,只是隐隐约约间,似乎还有清脆的歌声留下来,萦绕不绝。蓝梓强忍住头晕的感觉下了床,穿上棉衣,戴上头盔,随后在颈间挂起了望远镜,从阳台飞上风声猛烈的夜空,一路目送珊瑚远去。

    看着珊瑚回到了家,他置身在那片黑暗的天空中,巡弋着下方路灯闪耀的街道,纸片与树叶飞扬间,人渐渐的更加少了,不一会儿,他现了第一个目标,随后在另一处街道间,现了第二个……

    从天空向下望去,那纵横交错的街道间,六名戴着口罩的女人犹如鬼魅般的分散各处,走动、停止、偶尔汇合,在这偌大的城市间,寻找着什么东西……

    没想到参加别人的婚礼也会有这么累,连续两三天都没睡好觉,目前到家了,恢复并且会把前几天的补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