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票。

    “这具尸体啊,我听说了,当时珊瑚还在旁边呢……”

    别墅之中,老人笑着说出了这句话,行之薇就被吓了一跳。

    “什么?珊瑚她……她去垃圾场干什么……这丫头……”

    “没事。”老人摇摇头,“她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大概是拾破烂的,常常去玩。”

    “去垃圾场玩……”

    “我说了没事,这事你没必要在意,我有让她每天洗两次澡,垃圾场又怎么了,也不偷不抢,何况珊瑚过去那边,最近还利用一些废东西做了几样不错的电器,呵呵……”

    行之薇对于女儿去垃圾场的这种事情自然有些不同意,但老人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当年什么苦日子都有过过,乞丐也当过,对于这类事情反而不怎么介意,孙女在智商等各方面都优于同龄人,由此以来,反而很难跟同龄人交上朋友,在北京的时候社交圈就窄,到了这边虽然正常上学,但似乎也没能交上什么好朋友,她能够跟人玩在一起,只要不是坏人,其它的反倒没什么了。

    老人既然了话,行之薇也不好再说什么,心想要找个机会了解一下那到底是什么人,无论如何,捡破烂的……

    她这样想着,那边老人说道:“那么,这次过来主要就是为了这具尸体吧?在这边解剖还是运回去?”

    “还有另外的事情,主要是……我们最近研究那些水果的时候,现了一件事,极少数拥有着类似分裂或者增殖能力的异变者,因为其生存能力格外强大,即使在死后也会竭力地将自己保存下来,在这个过程中,可能生一系列的分裂现象,寻找新的寄主。”

    “以保存自己为主要目的的分裂?”老人皱了皱眉,“按照自然界的规律,这样一来它们将无法保留自己的完整意识,就好像壁虎断掉的尾巴,这样……”

    “我们推断有可能用这样的方法借用其中的力量,它们原本的意识减弱之后,就算被人吃下去,产生了异变,也是有限,而且经过这样的二度寄生,属于它原本的意识已经模糊,甚至忘记了它们过来的基本目的,被寄生体虽然还是会受到影响,但很有可能还会保留下大部分原本的性格、记忆、思考方式,如果我们能够稍加控制,有极大的可能消除一切负面因素,只保存下它所蕴含的力量,我们研究了这么多年的人造进化者,突破口可能就在这一步。”

    她顿了顿,看老人皱眉在思考,接着说下去:“目前来说,在日本那边似乎也已经现了这样的事情,几个月前中村颖达曾经试图跟我们联系,希望能够与我们、与‘界碑’重新展开这方面的合作,目前美国那边更加倾向于如何打开‘那边’的研究,欧洲方面则是双管齐下,能够利用果实产生进化者的研究方向,倒是我们跟日本走在最前方。”

    “日本人?中村颍达?”

    “哦,中村颍达、中村悠想兄妹的父亲是中村勉,中村勉七年前在中国出事后,就是中村颍达兄妹主持极轮社,目前日本方面都说他们是东亚年青一代最出色的进化者。”

    “极轮社、中村勉的儿女……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了,不过在这方面,日本人不可信啊……”老人摆了摆手,“倒不是说当年抗日战争什么什么,七年前的那件事情,中村勉虽然看起来保持中立,但谁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日本的异能组织谁不是活在高天原的阴影下,我们现在不跟高天原做交易,但如果选择了极轮社,到头来高天原还是有办法介入其中,葵未来这个女人老谋深算啊,她要做的事情,在日本有谁能挡得住。”

    口中说出“葵未来”这个名字,老人的目光微微转向书房窗外那片黑暗的暮色,变得有些严厉:“七年前要不是因为她,也不会导致全世界近半的异能者都聚集过来,‘界碑’也不会承受那样巨大的损失了,如果没有这件事……哼……”

    他说着,手指在桌上敲了一下,出砰的一声响,片刻后,却又摆了摆手:“不过这是小事,要怎么处理,还是以现在‘界碑’的看法为主,你回去以后也没必要提我说过这些话,免得干扰他们的决定……继续说尸体吧。”

    “嗯。”行之薇点点头,“本来如果只是尸体处理一下运过去就行了,不过我们在警察的一份调查报告上现了一件事情,那名警察说在尸体被搬出来的时候,同时现了几颗新鲜的橙子,他们由此推断,很有可能尸体是腐烂很久之后才被弃置到垃圾场,否则与他缠到了一起的塑料袋里的橙子肯定早就已经腐烂,但是我们在想,会不会这就是目标死去之后再度分裂凝结而成。”

    “之前有现过这样二度成型的果实吗?”

    “没有,这世界上到处都是水果,追查‘果实’的难度实在太大了,这七年来绝大多数我们都是在目标已经暴露后才能反向证实,他们是吃下了‘果实’,至于二度的,目前就只在推论当中,没有直接现过‘果实’。”

    “从出现到现在,也已经二十多天的时间,如果那真的是果实,估计你也不可能找到。”老人皱了皱眉,“怕是变异者已经出现了……”

    天阴,有云。

    空气似乎有些阴冷潮湿,垃圾场里,灯光照亮了边缘的一些区域,有些灯泡已经不亮了,于是光亮的地方就缺了一块。

    地上偶尔有污黑浑浊的水洼,垃圾山黑黝黝的沉默无声,没什么人说话,蓝梓蹲在这一片的灯光里,整理着身边的垃圾,偶尔朝另一边望上几眼。

    几十米外的另一处光芒中,唐阿姨等六个女人聚在一起,像往常一样拾着破烂,偶尔窃窃私语几声,朝着蓝梓这边望过来一眼,某个时间有女人停下来,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像是在呆一般,大概半分钟的时间,又朝着前方几人跟过去。

    今天蓝梓没什么心情捡东西,但运气反而不错,捡到好几个大纸盒子,捆好了放在三轮车上,目光再朝那边望的时候,蒙着口罩唐阿姨离开了那边的小群体,朝他走了过来,蓝梓心中就是蹬的一下。

    那女人的身影像是渐渐浸入了黑暗的区域里,逐步拉近了距离,方才从黑暗中渐渐浸出来,天气有些冷,蓝梓看看周围,今天的垃圾场,除了她们六个人,其余的人似乎都不见了,偶尔有风吹过去,在空着的广场上呜咽了几声,垃圾场围栏上方的灯泡在亮着,外面的经过的道路上没有行人,连驶过的车辆都没有,他心中有些忐忑,眼见女人走近,站了起来。

    “唐阿姨?”

    “蓝梓你……吃了橙子了没?”

    女人的声音好像有些虚弱,轻声地问,蓝梓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没有。”

    “呃,怎么……不吃呢?不喜欢橙子还是……”

    “掉了。”蓝梓笑笑,脸色有些白,他看着唐阿姨的眼睛,隐约觉得那堆瞳孔有些呆滞,浑浊得像是死水一般,就那样毫无涟漪地盯着他,“不小心掉在路上,然后橙子被车轧过去,没办法了,呵呵……”

    “……哦。”好半晌,唐阿姨点点头,随后安静地转身离开。蓝梓暗自镇定了心神,看着她又从黑暗中浸过去,回到那个小群体里,六个人望着这边,窃窃私语一阵。

    双方似乎都在注意对面,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渐渐到了十点,蓝梓收拾好东西,低着头去水管那边洗手,随后,六个女人也朝这边走了过来,相互说着话,看起来就像是往常一同“下班”的情景。

    到了近处,蓝梓打开水龙头,还没俯下身去,身后陡然传来一声说话:“你怎么没吃橙子?”他浑身一个激灵,一转身,却是一名姓邓的阿姨,平日在垃圾场的大婶之中也是性格最火爆的,她盯着蓝梓,双方的距离不到两米,看起来她就像是要向蓝梓直走过来一样,蓝梓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呃……”

    旁边,唐阿姨陡然抓住了邓姓女人的手,又有一个人将邓阿姨挡住,几个女人窃窃私语说着蓝梓听不太清晰的话,你一言我一语度极快,蓝梓只是背对着水管站着,片刻,却又是一声传过来:“对啊,你为什么没有吃橙子啊……他为什么没吃橙子啊……”

    这次说话的是在平日里声调就比较低的杜阿姨的身板,说了之后只是站在旁边看着蓝梓,唐阿姨又伸手拍了拍她,这时候,蓝梓才能隐约听清楚那细细碎碎的杂乱说话。

    “是啊……”

    “不要说这些了……”

    “为什么……”

    “橙子……那颗橙子……”

    “蓝梓怎么……”

    “只是问问他……”

    “都别说这些,停下来……”

    六个人,诡异的像是混杂成了一团,蓝梓站在那儿片刻,正要开口说话:“呃,你们……”

    他的话才出口,陡然间,一声嘹亮到尖锐的叫喊声划破了微凉的夜空,那邓阿姨在几人的阻拦下,整个上半身陡然朝前方探了出来,张大了嘴,头散乱,犹如疯魔:

    “你为什么没有吃那颗橙子——”

    橙子——

    橙子——

    橙子橙子橙子橙子橙子——

    夜风呜咽,将这句话卷上了天空,隐约在整个垃圾场里回荡、撞击,本来还在议论纷纷的几个人女人在这声叫喊后陡然停了下来,大家都像是定格了一般。几秒种后,几个人就那样在夜风中僵立、对峙,六个女人,形态各异……

    蓝梓退后了一步,望着她们,连脊背都开始涌出了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