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滴过了街道,随后滴过低矮的田埂,由于天已入夜,一滴滴延伸的血迹显现得并不清楚,杂乱的血滴延伸过山坡,最终进入树林

    唰唰唰的声音中,黄狗的身影穿梭过草丛与荆棘,不时紧急地停下脚步,折往另一个方向,它的身上此时已经没有丝毫完整的皮肤,然而依旧能够在黑暗的树林间奔跑不止,逃避着上方的追寻者。

    蓝梓手持着钢管,飞翔在树林之着不远处草丛里穿行的身影,这一路过来,他右手的虎口已然裂开了一道血口子,衣裤之上沾染了斑斑点点的血迹,然而最令他惊奇的,还是仍旧在不停奔逃的那条黄狗生命的顽强,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若真是一般的狗,怕是在那条巷子里就已经死掉了。

    这条狗跑得极快,身形又是极度灵活,他在地上根本追不上,若是一个把握不好,还有可能被反扑的黄狗咬上一口,如今这样在天空中盯着,夜色渐深,树林里也没有什么光,他盯得也有些艰难,偶尔抓准机会就从天空降下给那黄狗几棒,偶尔也打不准,被那黄狗躲了过去,跑得更远。

    而到得此时,他也大概想了起来,那天晚上飞在路灯的上方,停留在下面的正是这条大黄狗。莫非就是唐阿姨给自己的那颗橙子弄出来的事情?但自己已经把橙子给踩烂了啊,那天晚上没能看得清楚,到底是生了什么事,唐阿姨这几天也的确有些诡异,她又是安的什么心……

    毕竟是少年人,突然现自己似乎陷入了很诡异甚至有些脱离现实的事情里,他心中此时也是一团乱麻,理不清头绪,陡然间看见那黄狗转身不及,啪的撞在一棵树上,他也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冲了下去,砰砰砰的就是几棍往它身上砸,那黄狗被砸得滚出半米远,一转身张着染血的大嘴便反扑过来,蓝梓双腿凌空朝后方如幽灵般的退出一米多,用力一棍横扫,这一下结结实实地打中了黄狗的身躯,将它再度打飞,滚下了旁边的一处小山坡。

    蓝梓飞快地跟上去,黑暗中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他飞上了两三米的空中,往山坡下寻找黄狗的踪迹。

    天色毕竟是太晚了,即使眼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适应了这般的黑暗,但触目所及也只能看见一处处荆棘草丛的轮廓,根本分不清哪里在动哪里是静止,他在半空中巡弋了几分钟,终于确定,自己失去了这条狗的踪迹。

    叹了口气,他升上树冠,当从稠密的树叶之中飞出去,冷风陡然吹了过来,这个时间点上,距离珊瑚吃饭洗澡然后去树屋玩还有一段空隙,目前这条诡异的狗还在树林中潜伏着,虽然已经被打得半死,但恐怕还有不小的威胁,他沿着树林上空一路去上树屋,珊瑚还没来,随后沿着珊瑚会走的路一路出了树林,飞往她家里所在的别墅,到了那别墅不远,才看见别墅的门打了开来,珊瑚和她的爷爷、别墅的保姆都已经出到了门外,道路上停着一辆小轿车,有人正从车上下来,珊瑚高兴地迎了上去,显然是来了认识的访客。

    车上下来的是两个女人,珊瑚冲上去扑进了其中一名穿白色风衣的女子怀中……或许是她的妈妈,蓝梓没有靠得太近,只是远远看着,随后决定转身离开。

    来了客人就好了,这个时候立刻回去用对讲机告诉珊瑚自己今天有事,树屋和垃圾场都不去,让她今天晚上务必呆在家里,至于那条大狗……他暂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但谁知道这诡异的东西会不会记得跟自己在一起的珊瑚。

    一想就头大……

    他转过身,以最快的度消失在那片夜幕当中,就算天上风很大一时间也顾不上了。他没有注意到得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就在那别墅前的汽车边,另一名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也下意识地转过了头,朝着那片虚空中看了一会儿,疑惑地揉了揉眼睛。

    “莉安?怎么了?”

    小车另一边,正将珊瑚抱在怀里的女人察觉到同伴的疑惑,也朝这边望了望,片刻,黑衣女子摇了摇头:“没什么。”

    以最快的度飞回危楼,对讲机的光正在闪着,看起来已经闪了好一阵,蓝梓打了个喷嚏自己身体上沾染的血迹,将对讲机拿了起来,对讲机里,珊瑚兀自在那边说着:“长江长江,我是黄河,长江长江,我是黄河,长江长江……蓝梓你在不在啊……”

    “来了……”蓝梓按下了通话键,“刚刚在外面有点事,今天晚上大概有点事要做,去不了树屋也不去垃圾场了,珊瑚……”

    “我也出不去了呢。”珊瑚在那边笑了笑,大概是在床上拿着对讲机打了个滚,“我妈妈今天过来了呢。”

    “阿姨?”想来那穿白色衣服的便是她的母亲了。

    “是啊是啊,他们本来说什么出差,说是一年几年都要在外地神秘兮兮的,结果妈妈今天说出差正好出到豫陵来了,咯咯……”好久没有见到母亲,珊瑚也明显的心中高兴,隔着对讲机也完全能够听得出来,蓝梓也笑了起来。

    “那就好啦,这些天在家里陪着妈妈,不要再有事没事往外面跑了,特别是晚上……”

    “知道啦知道啦,蓝梓,我明天想带妈妈去树屋那边玩呢……”

    “当心安全。”

    两人聊了几句,珊瑚在那边说:“那我先走啦,我要去安装东西,等到妈妈吃完饭,可以偷听妈妈和爷爷说话。”

    “偷听说话?”

    “嗯嗯,妈妈总是这样保密那样保密,瞒着我,不过一定会对爷爷说的,我一定要偷听出来,妈妈做的事情很有趣啊,等我偷听到了告诉你。”

    也不知道她妈妈干什么的……蓝梓看对讲机那边没了信号,想来珊瑚跑掉了,不由得撇了撇嘴,总之珊瑚这几天不会再乱跑,上学放学自己送送她大概也就可以了,接下来……她在家里想了一会儿,随后洗了个澡,换了衣服,之后下楼,推着三轮车去往垃圾场……

    不久之后,半山腰上的别墅。

    由于母亲过来,这段时间里珊瑚一直在别墅上下蹦蹦跳跳的,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么,但是任谁都看得出她心中的兴奋。她与爷爷已经吃完了晚饭,母亲突然过来,虽然也是惊喜,却只好让保姆热了饭菜让她与跟随而来的莉安阿姨吃晚餐,许久不见,眼看着这个女儿仍是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她的母亲——现任中科院院士的行之薇也有些好笑,对于这个智商高却性格古怪的女儿,她一向都是既无奈又自豪。

    将女儿抱在怀里一边与公公说话一边吃完了晚餐,她在外面虽然是大家公认的女强人,但对于这个公公,她每次相处还总是怀着敬畏的情绪,这之中又是尊敬的情绪占了大部分,毕竟在她目前所研究的领域乃至其附属领域,这位老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巨人与权威,中科院的几位前辈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自己与丈夫结婚之后直到现在,由于工作繁忙,与老人相处交流的时间也不算多,几个月前因为两人将调去外地,孙女有可能被带着搬来搬去的事情,老人还打电话给他们夫妇俩了次脾气,她被吓得不轻,甚至有想过放弃目前项目申调闲职照顾女儿,好在丈夫阻止了她,老人也直接做了主张将孙女接来豫陵。而这次有了机会,她便赶快赶来豫陵与女儿团聚,另一方面也不无想在老人眼前获得一些加分的打算。

    毕竟一切的敬畏、战战兢兢,也都是在家人范围内的,老人平时也并不严厉,只是相处不多,才产生些许距离,老人无论是作为学术还是作为家人方面的身份,都令行之薇希望能多获得他的认同。

    呵,也只有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能够随便扯着老人的胡子乱跑,老人还乐呵呵的,据说自己丈夫小的时候正是老人在学术方面到达巅峰的时间,也没获得多少亲昵的父爱,至今丈夫虽然敬爱公公,却也很难生出如同女儿这般肆无忌惮的亲近。

    两人说话的时间里,名叫莉安的女人始终安静地吃着晚餐,晚餐之后,开始在别墅附近巡视,并且装上一个个的监控摄像头并且完善安全系统,珊瑚则坐在母亲怀里竖起耳朵听母亲与爷爷的对话——其实她也想要莉安姐这种专业保镖是怎么工作的,不过相对来说,总是母亲与爷爷的对话更有吸引力。

    不过,这种在饭桌上的闲谈,并没有涉及什么很有趣的话题,无非是一些谁谁谁目前如何了之类的家常,吃过饭之后,保姆也安排好了房间,行之薇去女儿的房间看了看,与女儿说了一会儿话,时间不早,女儿的作业还没有写,看着女儿埋头在桌子上做了几道题,她去到卧室,打开带来的两个箱子,取出一盒东西,朝着老人的书房走过去。

    进了书房,老人正在整理桌子上的几行之薇关上门,拿着那盒子笑着过去:“对了,爸爸,这件是文曦给你选的一套睡衣,让我给你带过来的。”

    “呵呵,你知道我们这些老班人,哪有什么睡觉穿睡衣的习惯。”老人笑着将睡衣接了过上一眼,转身将书本放上书架,“对了,你和文曦既然被派去了信城,说明信城那边的研究基地已经弄好了吧?现在运行得怎么样?”

    “已经上正轨了,听说爸爸你当初就是这个基地的策划人呢。”

    “是啊,不过主张建这个基地可不是希望儿子儿媳抛下孙女过去工作的……”老人笑了笑,眼见儿媳又有些拘谨,挥了挥手,“坐下坐下,喝水就自己倒,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我这几年也没怎么过问,总之你和文曦还是在参与弄那堆水果的事情吧?”

    “是啊,爸爸对这方面……”她知道老人一般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谈起这个,说明心中对这件事有些看法,谨慎地问了一句,老人却又是摆了摆手。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几个月前严清念来看我,又跟我谈起了这方面的事情,他一直在暗示我美国这几年在这方面的展……他目前在国内也算是这方面的泰山北斗了,但谁都知道他一向的激进态度,跟我说这个,显然是希望我能认同他的看法,我是怕这种危险的想法又抬了头,想问问你,其实你们这帮研究者的意见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界碑’那边的看法如何。”

    行之薇想了想:“严副院这几年倒并没有跟人谈起他对这方面的看法,可能也是知道不会有太多人赞同,‘界碑’内部是肯定会反对的,毕竟七年前蓝将军为了就是为了这件事牺牲,特别是新出来的一代,对那时候的血债还记得清清楚楚,对于严副院的这种想法,怕是不会有任何认同。”她说着笑了笑,“特别是爸爸你也不赞同这种想法,你只要说句话,严副院再怎么弄也没有用的。”

    听她说完,老人笑着摇了摇头:“呵呵,之薇啊,你也是科学家,应该知道科学家在自己认定的方面有多执着,严清念的想法也不能说有多坏,他是个很好的研究者,只是这种事过于冒险,风险太大,更何况国外也在研究,万一他们研究出了成果,我们不懂,又怎么办,这是个度的问题,而就算退一步,他比我年轻,他还有多少年?我还有几年?”

    这句话未免有些悲观,行之薇道:“爸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老人笑道:“不说这种事了,你这次有机会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我……”行之薇正要说,陡然又止住了声音,朝周围望了一圈,眼角溢出一丝笑意:“谢珊瑚,别躲了,给我出来……”

    房间里安静下来,过得不久,行之薇笑着走向一边的柜子,脚步声还未靠近,里面终于传出悉悉索索的响动,珊瑚打开了柜子爬出来,全身弄得凌乱不堪,微微撅起双唇:“什么嘛,我根本没有动,你怎么现我的。”

    “谁是你妈妈,珊瑚?”行之薇笑着将她抱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你好奇,不过也有些话是你现在还不该听的,知道了也没好处……”

    “给我听听嘛,我又不乱说……”珊瑚挥手争取。

    “不行,听了对你反而不好,小孩子得循序渐进,你的求知欲太旺盛了,但这些你现在吃不透的。”

    “那至少告诉我你和爸爸研究的水果和‘界碑’到底是什么东西嘛,为什么研究水果啊,爸爸妈妈你们又不是生物学家,我已经听到了,你不说我会睡不着的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妈妈爷爷爷爷,告诉我啦……”珊瑚张牙舞爪地挣扎反抗者,终于还是被强行送到了门外,随后,站在她面前的就是面带微笑的莉安阿姨了。

    “莉安,她交给你了……珊瑚,乖乖回去写作业睡觉哦。”

    “莉安阿姨莉安姐姐,不要啊——”

    珊瑚的声音在门外越来越远,老人笑了笑:“这孩子……”行之薇也回过了头,随口道:“其实也不算非常严重的事情,二十多天前听说在这边的一个垃圾场里现了一句尸体,本来也是平常的事情,但消息一层层上报的时候引起了注意,我们认为可能跟那批水果有关,这具尸体很可能属于‘界碑’四年前追捕过的一个异类,之前给他取的代号是‘水蛭’。”

    “唔,死不了的能力吗……”老人拿起桌上的睡衣看了看,随后笑起来,“这具尸体啊,我听说了,当时珊瑚还在旁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