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卖部那边的那条狗越来越凶了……”

    背着白色外皮的小书包,珊瑚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往前走,“……最近像是疯了一样,看见有人走过去就汪汪汪地叫,吓死人。”

    “我是女孩子,怕狗很正常啊。”她将棒棒糖舔了一口,“而且你不知道,昨天我放学回去的时候,那条狗在路口叫了半个小时,吓得我根本都不敢过去,结果站在那里,它就盯着我叫,哼……那么多人它都不盯,肯定看我是小孩子,狗也知道欺软怕硬……”

    看她一脸忿忿不平的表情,蓝梓不由得笑了出来:“你老是站在它前面不走,它当然盯你啦……后来呢?”

    “我不敢走啊,妈妈说过的,看见有狗,你如果转身走掉,它就要上来咬你了……我最怕狗了,它又一直盯着我叫,好像我一转身它就会扑上来的样子……”

    “那难道就那样一直看着它?”

    “我动一下,它就叫得越响,我怕啊,盯着它看了十多分钟,然后偷偷地往后退,退到人多的地方才转身跑掉,后来是绕道去你那里的……”

    “难怪你昨天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蓝梓咕哝两声,“其实狗这种东西吧……”话音未落,前方有狗吠声传了过来,珊瑚往后一缩,躲到了他的身后,伸手拉住他的衣角,探出头小心地看:“你看,它又在那里叫了。”

    街口前方,那条大黄狗果然叫得格外响亮,像是疯了一样,对着谁都汪汪乱吠,蓝梓皱了皱眉,以往看见这条狗都很温顺的啊,吃错药了?不过他从小就不怕这些动物,拉了拉她的手:“没事没事,这些狗都只会叫,不咬人的,想也想得到了,这种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如果它真的咬人,怕是早就被打死了。”

    “可我还是怕啊……”

    “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

    蓝梓的话一说完,仿佛是刻意与之应和一般,前方的狗吠声陡然停止,珊瑚的手便是一紧:“它、它不会是想要咬我们吧……”

    两人此时已经走到近处,只见那黄狗陡然安静了下来,睁大眼睛望着他们两人,模样甚是诡异,旁边小卖部的老板“咦”了一声,探出头来:“这条狗怎么了,这两天叫个不停,怎么突然就累了……”

    “它这两天一直叫?”蓝梓偏着头问了一句,那老板点头道:“是啊,晚上就休息,白天一直在叫个不停,样子也吓人,都吓跑好多小孩子了,大家都以为它疯了,商量着要打死它呢……”

    “说不定真的是疯了。”蓝梓咕哝一声,盯着那黄狗的双眼,拉起珊瑚过去,那黄狗也盯着蓝梓,出微微的低吼声,看起来就像是要扑过来的样子,珊瑚惊疑不定,紧紧揪住蓝梓的衣服,眼见双方便要靠近,蓝梓顺手从地上抄起一根木棍,那黄狗陡然被吓退了几步,蓝梓和珊瑚一前一后地走了过去。

    直到蓝梓与珊瑚消失在街道转角,那条大黄狗都只是紧紧盯着蓝梓,没有真正的扑上来,一走过转角,狗吠声又远远传了过来,大概又在盯着某位路人狂吠了。

    “那条狗好怪……它是想要咬我们吗?”珊瑚抬头问他。

    “不知道,不过……最近几天你都不要一个人靠近那条狗吧,我去接你放学,上学的时候我们就在树林那边碰头好了。”

    “嗯。”

    狗也诡异,人也有些诡异,自从三天前那唐阿姨送了橙子给他,他去到垃圾场,就总觉得唐阿姨在往他这边看,特别是昨天傍晚,在颓废的夕阳下显得有些沉闷的垃圾场,几个大婶在那边窃窃私语,目光总是朝他这边望,那时他正收拾了一堆垃圾站起来,一转身,垃圾场那边也收敛了言语,几个戴着口罩的大婶定定地朝这边望,他也楞在了那儿,双方对视犹如定格的画面,回想起来,那无论如何都有些不太正常。

    又送橙子又看来看去的,难不成她想收自己当养子?除此之外怕是没什么正常的理由了,她又没有女儿……

    人终究得生活在现实世界,他自然也尽量地往正常的方面去想,至于心里会觉得诡异……这年头还没有什么很系统的异能他时常找这方面的东西多的则是找到了灵异鬼怪的资料,会不会是看这些东西看多了,自己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心中怀着这样的疑惑,他将珊瑚送到树林边,随后转身回去,他不怕那黄狗,自然也没必要绕道,一路走回那条街,狗还在吠着,这次没有珊瑚跟,他也考虑了这些古怪的事情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想得太多,也就若无其事地直接走过去,果然,这次黄狗没有针对他,接近了,它还在狂吠,走过了,它还在叫,果然在叫,要走过……叫声停了……

    他停下了脚步,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朝前方走过去。

    此时正值放学下班的时间,道路上行人众多,那无时无刻不在持续的狗吠声忽然停下,自然也有人颇感怪异,目光所及,只见那狗儿又恢复了曾经那般低眉顺目的模样,悄然走进的人群之中,附近的一些行人注意到那黄狗前一刻还在狂吠,下一刻便走了过来,也被吓得往旁边散开,然而直到过了另一边的街角,这黄狗还没有任何行动,到了另一条街,便再也没有人注意它了。

    黄狗脚步轻柔地走着,没有人注意到它在无声地跟随着前方少年的背影,转过一条街,又是一条,由于已经走入偏僻的城市角落,街道上的人影开始稀少起来,黄狗的眼中仿佛散着人一般的狡黠光芒,前方的少年转入一个胡同。

    机会!

    它陡然加快了脚步,朝着胡同里冲了过去,一个轻灵得犹如舞蹈的转弯,它张开了嘴,阴森的牙齿几乎是从双颚间呲了出来,陡然,它停住脚步。

    傍晚,两栋六层楼房间形成的胡同黑暗腐烂得有如地狱入口,黄狗的身影定在那里,背后那狭窄的天光与视野中,是外面道路上偶尔经过的行人,黄狗的目光茫然地扫视着前方空无一人的黑暗,随后低下头,一边嗅着气味一边向前走,由于巷子里长年没有人来,腐烂得气息相当浓厚,当它陡然间惊觉地抬起头时,它几乎已经走到最里面了。

    上方是傍晚那狭窄的灰色天空,在那片天空中,它看见了正冷然站立在天空中的少年!

    无论是最近的改变还是曾经的记忆,狗毕竟是拥有一定智慧的生物,它可以知道人蹲下来是要捡石头打它,也可以知道人转身逃走是因为胆怯,它从未看见过能够站在天空中的人。如果是以往,或许它会“呜”的一声偏过头,露出疑惑的目光,但在此时,它则是以最快的度转过了身。

    少年从天空中落下来,手中持着一根钢管,堵住了它的去路。

    “你是什么东西……”

    他轻声说了一句,像是在问,又像是在喃喃自语,黄狗呲开了阴森的牙齿,他举起钢管,没有丝毫畏惧。

    要做个正直的人。不知道是谁跟他说的这句话,他也一直记着,因此,只要确定自己是在做对的事情,即使面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凶灵鬼神,他也不会有任何害怕和退缩。

    面前的黄狗擎出了锋利的爪子,朝后方将全身绷紧,陡然间,以有如爆炸般的度与力量朝他扑了过来,那一刻出的声音,已经不是一般的犬吠,而是“吼——”的一声炸响。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砰、轰隆——

    冲出的黄色身影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入巷子尽头的垃圾里,许多东西倒塌成一片,少年手中的钢管上沾染了鲜血,长年自力更生的艰难生活令他看起来没有一般家境良好的孩子那样健康,但事实上,这些日子给他的,却是看似瘦弱实则远了同龄人的强壮与结实,他盯着在垃圾中挣扎的诡异犬只,没有丝毫迟疑地继续走过去……

    关于最近的情节,很多人说趋于恐怖和灵异了,这个开头自然与隐杀的不同,但是既然要营造诡异气氛,自然就要营造得地道,没有脱离主题也不会脱离,只是希望这种气氛能让大家自然地融入其中,还是异能书,故事慢慢构造,背景也慢慢地揭开,希望大家能对我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