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气息在十月过后变得越来越深了,蓝梓那次的身体不适并不算严重,并没有持续多久,与珊瑚之间的关系倒是变得愈密切了。那几天里珊瑚请了假不去上学,说是要照顾他,待到蓝梓真的了脾气才悻悻地作罢。

    “好啦好啦,你是病人我才让你的知不知道……是爷爷帮我请的假,他都支持我了,而且学校要学的东西我都知道了啊,爸爸跟我说过,你总是啰啰嗦嗦的以后会嫁不出去……”

    仍旧下雨的清晨她撂下一堆令人啼笑皆非的话后才蹦蹦跳跳地跑掉,中午放学之后又端了一锅粥来,蓝梓就这样过上了每顿喝粥的日子,晚上的时候珊瑚倒是拿了两个东西来,认真的教他用。

    “呐,就像电视机里一样,你按下这个键,我这边就能接到了,我这边按键,你的灯也会亮,这个是改造过的,通话距离很远,我们可以用这个说话,你白天如果不舒服,就记得通知我,我可以立刻过来……”

    珊瑚的认真态度在蓝梓看来有点杞人忧天,但无论如何,在小女孩的坚持下,这个对讲机也就放在了危楼里,此后一个多月,每到深夜那对讲机的灯光亮起,小女孩的声音就从里面传出来:“蓝梓你在吗?”

    “要睡觉了吗?”

    “我要睡了……”

    “晚安。”

    ……

    “晚安……”

    对于蓝梓来说,从小自然没受过什么睡觉前要说晚安的温情教育,奶奶是不会说这些的,小女孩每晚那样认真地打招呼在他看来有些难以理解的多余,但当习惯成自然,他倒也觉得,会有个人跟你说晚安的感觉,倒也不错。

    十一月,枯黄的树叶开始悄然飘落了,已经痊愈的蓝梓又开始推着三轮车去垃圾场拾破烂,放了学的珊瑚坐在车后面,偶尔会将手拢成喇叭在街上学着别人喊几句:“收废书废报纸喽——”她模样讨喜,嗓音甜美,还真的因此做成了几笔生意。

    偶尔会想起垃圾山里翻出来的那具死尸,脑海中边有颗橙子一闪而过,并且逐步加深了印象,连他也无法解释那种感觉的来由。

    或许是因为深秋的暮色太过深沉的缘故,在垃圾场这样腐烂的气氛中,偶尔蓝梓抬起头,看着那片褐黄的暮色,天空像是盖子一样的笼罩在大地上,垃圾场凹陷下去,周围是一堆堆巨大的垃圾山,不远处一些在垃圾中翻找东西的大婶也显得有些沉默,偶尔就会感觉到空气中似乎有着一丝不协调的气息,只有回头看见坐在不远处一边拆电器零件一边依依呀呀哼歌的小女孩,才会将这丝感觉冲淡。

    到底是怎么了呢?

    他站在那凹陷的广场上望向西方的落日,几年前是随着奶奶来这里,奶奶去世后就是他一个人,那些大婶往往在晚饭的时候就会回去许多,他则是在夜间也会呆在这里,这样的感觉今年之前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不协调的感觉在十一月九日的那个晚上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那天是星期六,此时距离尸体被现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在垃圾场呆了一天,傍晚五点多蓝梓便准备收工,跟珊瑚说好了晚上去树屋那边。他去水龙头那里洗手的时候,小女孩还在屋檐下敲敲打打,为一件古灵精怪的机械做收尾。正打开水龙头,不远处正在跟人聊天的一位中年女人也走了过来,她的脸上蒙着口罩,露出一个笑容。

    “回去了?蓝梓。”

    “是啊,唐阿姨,你也要回去吃饭了吧?”

    “嗯,吃了饭再过来。”

    这位姓陈的阿姨是早就认识的,以前跟奶奶关系也不错,她性格好,跟垃圾场里的人都比较谈得来,与蓝梓说了几句话,她也洗过了手,挥过手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像是记起了什么:“对了,蓝梓你等等。”

    “呃……”

    那唐姓妇女走到不远处的墙角提起自己的一个小布袋过来,随后笑着从里面掏出了一颗东西,递到蓝梓眼前,蓝梓看见那东西,立时便愣了半晌。

    ——那是一颗橙。

    拳头大小的橙子,光滑圆润,生机盎然。那一瞬间,蓝梓先想到的,便是那随着死尸被现而散落在垃圾堆里的那几颗橙子,只看外观特征,它们与眼前这颗根本毫无区别。

    “这个……”

    “昨天在街上看见有人卖,突然就很想买,你也尝尝,可贵呢。”

    “呃……”

    “拿着吧,这种东西,大家都是尝尝鲜。”那唐阿姨将橙子塞进蓝梓手里,转身走出几步又转回来,“最后一个了。”

    “……谢谢。”

    那橙子像是在出某种若有似无的诱惑力,蓝梓拿在手上,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也在这时,珊瑚跑了过来:“咦?橙子。”

    “唐阿姨给的,呃……想吃?”

    “就一个啊,我不要了。”珊瑚看了那橙子一眼,随后看看走远的唐阿姨,感觉到蓝梓能阻挡自己与那边的视线,方才露出一个嫌恶的眼神,低声道,“怎么跟那天的橙子一模一样呢……虽然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说着,微微咽了咽口水,转身去洗手。

    当然不会就是那天的橙子,就算那天的橙子还在,也该烂掉了……

    理智上来说第一反应自然是这样,然而看着手上如此饱满,犹如刚刚从树上摘下的橙,蓝梓却总是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橙子与垃圾场格格不入,仿佛在诱惑着他将之吃下去,空气中有着某种气息被吸进他的身体,与异能失控吸入能量时的感觉极其类似,他皱着眉头,将橙子收进衣兜里。

    送珊瑚回家的路上,他好几次将橙子拿出来看,珊瑚注意到他的动作,疑惑道:“你到底吃不吃啊,虽然跟那天的很像,但看起来真的很好吃的样子……”说着俯身闻了闻,“还有香气呢,很好闻啊。”

    “不吃。”

    蓝梓说着,将橙子顺手扔到了路边,珊瑚抿了抿嘴唇,两人走出十几步,蓝梓又回过了头,看着此时正静静躺在路边路灯下的那颗橙:“你等我一下。”

    下意识的反感。

    这是豫陵城中新开的街道,虽然各种设施但行人不多,路过的车辆也很少,两边是公园和居民楼,对面正有家店铺在装修,他小跑过去,找了块板砖又冲回来,将板砖放在橙子上,用力一脚踩了下去。

    噗吱——

    刹那间,蓝梓的视野中像是整个世界都绘入黑白的底片颤动了一下,整条街道上仿佛有鬼魅在出无声而剧烈的挣扎,他抬起头,这一切却又有如幻觉般的消失了。在他的脚下,那橙子被完全踩烂,黄色的果汁与肉瓣洒出一片扇形的图画。

    深吸了一口气,蓝梓摇头想了想,随后将一切抛诸脑后,笑着朝一脸疑惑的珊瑚走过去。

    “怎么了啊?”

    “没什么,就是总想起那天掉在垃圾里的橙子,你说这不会是直接捡起来洗干净的吧?”

    “咯咯,怎么可能,那天的橙子到今天肯定不是这个样子啦。”

    “不管它,反正想起来有点不舒服……”

    一路送了珊瑚回家,约好不久后在树屋碰面,蓝梓自己也回去洗澡吃饭,路过那条道路的时候看了一眼,红色的板砖之下,橙子被砸烂的痕迹依然清晰,到了再去树屋的路上又看一眼,一切并没有什么改变。

    不管那感觉是什么,总之是砸烂了。

    干!不过是颗橙子!

    晚上在树屋听广播,随后看珊瑚表演,接着又是照例的被珊瑚逼着学吉他,最近蓝梓有些进步,已经可以勉强弹出几段基本的旋律了,大都是十几秒几十秒的长度,于是算得上皆大欢喜,珊瑚也很是满意。

    小小的聚会在十点结束,蓝梓在空中目送珊瑚回家,随后也回去了危楼,对他来说,时间算不上晚,今天又没什么睡意,于是加了一件衣服,戴上头盔,携带着珊瑚留下的对讲机飞上了夜空。这天是农历月末,天上没有月亮,星辰浩淼,银河有如玉带般的横亘而过,煞是迷人。他飞在城市的上空,看着道路上偶尔驶过的车辆,一排排的路灯,一个个的小区,一栋栋房屋、明亮的窗口与窗口里闪动的人影,心情也不由得开朗了许多。

    飞行到砸烂橙子的街道上空时,他微微停了一下,街道上只是偶尔才有一辆小车经过,此时已近午夜,清冷安谧,一名乞丐蜷缩在街边的墙角,一只黄色的大狗轻盈地跑过了街头,在蓝梓的视野里停下来。

    不能降得太低,蓝梓只是高高地看着,那路灯之下,砖头仍旧放在那儿,只是喷在街上的扇形果肉已经没有了,大约是影响了走路,被环卫工人或者谁打扫了吧,那条大黄狗就在灯柱边停下来,偏着头像是在看那块砖,或许是在考虑在路灯下做个记号之类的事情。才看了两眼,怀里的对讲机微微响了起来,他笑着拿出来,按下通话键。

    “蓝梓,我要睡了。”

    “怎么这个时候才睡?”

    “看书啊,我在看书……然后爷爷也在弄东西,我关了他的灯,拉着他回房睡觉后才上床的,要不然他又要弄一整晚呢。”

    珊瑚的爷爷到底是干什么的蓝梓也不清楚,只是在珊瑚偶尔的述说里,她爷爷很是渊博,似乎什么都懂,很关心她,但对她也极为放纵,这是蓝梓目前还完全无法理解的教育方法。略说了几句,珊瑚问道:“你那边风好大啊,我都能听得到呢。”蓝梓也只好笑笑:“是啊,窗户打开了。”

    “要记得盖被子,不要感冒了哦。”

    “管好你自己吧,人小鬼大。”

    “那……晚安。”

    “晚安。”

    蓝梓站在那片星辰缭绕的虚空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风飘向远方。

    此刻,就在他已经远离了的那处街道路灯下,大黄狗仍旧偏着脑袋在看着。

    砖头倾斜着放在街边,它的下面压了一颗东西,大大的,远远的,橙黄色,光滑圆润的外皮,透出了盎然的生机。

    那赫然是一颗橙。

    大黄狗偏着头在看着它,它仿佛也在近距离地凝视着这条大黄狗。

    不久,城市的街道间传出一声凄然绵长的狗吠声,那狗吠声在风中拉长,早已变了形,它在城市上空隐约回荡着,犹如古老而原始的凄厉狼嚎……

    更远处的空中,蓝梓微微回过了头,有些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