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倒回去,晚上八点半,蓝梓与珊瑚出了垃圾场,推着三轮车先回去蓝梓居住的危楼

    “以后不许你再来这边了!”

    “我道歉了啊。”

    “道歉有用吗?要不是……要不是……”要不是我会飞你已经死了,“我早跟你说过那边别过去,你要是真出了事,我怎么跟你家里人交代!”

    “我说了道歉了……”

    “反正以后……垃圾场这种地方你不要来,你一个女孩子,本来也不适合来这种地方……”

    “你不讲道理!”

    “我哪有不讲道理。”

    “我说了知道错了!哪有一次错误都不许犯的,工厂里的工人也允许犯一次错误的啊!而且我这次被吓到了,以后就有心理准备了嘛。看见危险的垃圾山我都会绕道走啊!肯定要比你们没遇到过危险的更有生命保障!为什么不准我去!”

    路灯那馨黄的灯光下,小女孩攥紧了拳头,说得信誓旦旦的,认真的小脸倒也显得颇为可爱,看着她攥着拳头的模样,无意间蓝梓倒是想起了几年前分开的芥末,看了几眼,又板起了脸。

    “生命保障!去垃圾场捡个垃圾都要说什么生命保障了!反正我说不许就不许!”

    “你不讲道理!”珊瑚踮起脚尖大喊起来,蓝梓冷着脸推了三轮车往前走,她也不跟上来,在后面喊,“绝交!”

    这样喊过,过得片刻,脚步声又扑扑地跟上来,一只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角:“反正我要去。”顿了顿又说,“我明天写检讨给你,行了吧。”

    “如果你是芥末我就打你了……”

    “芥末是谁?”

    “……”

    蓝梓小时候跟芥末混在一起,芥末只比他小一岁,算不上多大的年龄差距,虽然相对来说,芥末比珊瑚要乖巧得多,但偶尔也会有争执的时候,蓝梓当时也不太会说道理,少数几次芥末也犟起来时,两人便互相掐一架,芥末是女孩子,自然打不过,便只能乖乖听话。暴力手段无疑比说道理来得直接得多,如今的珊瑚跟以前的芥末年龄相仿,然而自己比她已经大了四五岁,不能再打,她满口道理自己也没办法,如此想来,不由得甚为不爽。

    原本是打算锁好三轮车就送珊瑚回去,但他救人的时候被砸了好几下,如今身上脏,估计还受了伤,珊瑚就坚持让他先洗澡。蓝梓进了浴室之后,珊瑚就在外面说话。

    “蓝梓,你说的芥末是谁啊?”

    “以前的一个朋友。”

    “是女孩子的名字吧?”

    “嗯。”

    “你认识的女孩子真多……”小光头轻轻哼了一句,“而且你还打她……她现在在哪?”

    “不知道……”

    “怎么呢?”

    “芥末以前是孤儿院的孩子,被人领养后不久孤儿院烧掉了,我和奶奶也搬家了,大概是见不到了……”

    “你以前不住这里吗?”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风吹过外面的椿树,仅仅一墙之隔,正在好奇地翻看蓝梓书包与文具盒的小女孩并不知道,此时在旁边的厕所里,蓝梓将冷水一勺勺地往身上倒,被冷水打湿的右手上,热气正一丝丝地蒸腾出来,待到洗干净了身体,他打开水龙头,将右手放在水流里冲洗着,灯光之中,那只手红得像是烙铁一般,与左手的感觉完全不同。

    又来了……

    蓝梓望着那只手,心中有些叹气。

    异能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直也没弄清楚,刚开始会飞行的时候他就时常幻想自己还有其它的能力,老实说那能力还真有,他飞行的时候在高空中总是觉得冷,看一些异能小说时或者看国外对人的描述就觉得羡慕,怎么这些人会飞之后就不会觉得风太大呢,从来就是穿着棉袄上天的蓝梓从一开始就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最初想的东西很简单,如果能控制身体周围的能量,将那些能量吸进身体里面来或者形成一个保护膜,或许自己飞行就不用穿棉袄戴头盔了,两年多以前的一天,他想着想着,倒还真的感受到了一些东西,于是他在天空中将感受到的能量全部吸入体内,那时全身暖洋洋的,飞在空中终于能不惧寒风了,只是好景不长,第二天早上,奶奶就急急忙忙地把他送进了医院,他还沉浸在美梦当中,当美梦变成难受的噩梦,几天之后他终于醒来,就现自己已经被绷带包成了粽子,全身都像刀割一样的痛。

    他的全身皮肤都已经变成了绿色,并且逐渐的脓肿、溃烂,惨不忍睹,没有人能知道生了什么事,按照医生的说法,就算某个人置身于满是毒气的环境里,身体也不至于被各种有毒物质渗透到这种程度,一般人在摄入相对于他几十分之一的有毒物质后恐怕就已经死了。这边的医院不算好,医生也不敢打包票,奶奶也没钱送他去大医院,就那样将他领回他没死,偶尔精神好点,就给他喂口粥,如此一个多月之后,他居然又渐渐地好了。

    奶奶在不久之后就去世了,他刚进入初一些有关空气的书,渐渐的给了自己一个解释,想来空气中的确有热量,但除了热量、氧气,其余的东西对于人来说就完全是有毒物质,这样被自己一股脑地吸进去,真是不中毒才怪了。从此以后他心有余悸,再也不敢进行以前那样大刀阔斧的尝试,那种全身溃烂的痛苦他还记得,更何况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一旦出事,就算自己命大,躺上一个月还能完全恢复,但没人喂粥怕是还得被饿死。

    一些小的尝试做了几次,例如隔着一米以外想象杯子或者纸片飞到手上来,试图分清楚空气中能量的种类,一直没什么成果,不过有一次太过疲累,也曾经生过身体自动汲取能量,右手剧烈热的情况,这次回想起来,想要救下珊瑚时精神极度集中,几乎将度提高了近一倍,后来脑袋就开始紧,如今显然又是失控了。

    如今回到了家,他跟珊瑚说起曾经孤儿院的一些情况,尽量分散着注意力,放松精神,待到洗完冷水澡出来,手上的温度就降了不少,他穿着衬衫想要找外套,珊瑚已经翻找出红花油小跑过来:“你坐下,我帮你擦药吧。”

    “我没事。”

    “我才不信呢,你坐下我”

    她拉着蓝梓坐在矮凳上,掀开后背的衣服,果然,先前从那倒塌的垃圾山中冲出来,背后被砸了好几下,此时都已经红肿起来,珊瑚将小手按上去便隐隐作痛。

    两人一边琐琐碎碎地说话,一边由珊瑚给他擦药,那小手柔软,带着微微的冰凉,揉动当中小女孩在背后呼呼地吹着,蓝梓便生出些许异样的感受来。擦完药后,右手之上的温度居然降了许多。

    “明天不去垃圾场了,找个地方陪你去玩吧,你不是一直想逛豫陵的吗?”

    “城市都是一样的,还是树屋好玩……不过也好啦,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好了。”

    “……古灵精怪。”

    送着珊瑚回家,照例是在那片树林边分开,两人挥手道别,待到珊瑚的身影已经有些模糊,蓝梓才在树林边悄然飞上了夜空,跟随着滴滴嗒嗒滴一路唱歌的小女孩,戴她回去了半山上的那栋别墅,方才飞翔回转。

    一路飞翔过错综的道路与小区,他在一栋六层高的居民楼顶层坐了下来,下方的道路间昏黄的路灯,车棚里的自行车安安静静地停着,四野静谧,高楼上的风吹过来,他看着自己的右手。

    以前经受的那种痛苦还记忆尤深,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上次失控后没什么不良反应,会不会自己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呢,他想了一会儿,闭上眼睛,过得片刻右手愈红了起来,握拳、张开、握拳、张开,如此反复几次,陡然朝旁边挥了出去。

    呼——

    赤红的火焰陡然点亮了夜空,横扫出足有一米多长的火舌,热浪扑来,蓝梓吓了一跳,一转身,在空中退出两米多远,随后才反应过来,警觉地望望四周。

    “可以去马戏团了……”

    看看自己的右手,红色已经完全褪去,此时只是微微热,他心中暗爽,连忙离开了这座屋顶。

    那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腐臭的垃圾山,所有的东西都充满了死一般的灰色。

    只有那几颗橙子,静静地躺在垃圾里,充满了与垃圾山格格不入的盎然生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不喜欢它们。

    第二天早上起床,迷迷糊糊地穿上衣服走出几步,陡然间朝后方倒了下去,呕吐的感觉涌上来,头晕目眩,全身无力,病倒了。吐出来的东西,都是黑色的。

    果然,就知道没那么侥幸的事情……自己会的到底算是什么异能啊……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