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站在崩塌的垃圾山下的小女孩,蓝梓一时间也来不及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脚下一蹬,冲了出pm)

    准确来说,其实是飞了出去。

    双腿凌空,掠地疾走!转眼间,无数杂物在眼帘周围朝后奔泻,将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倒塌的垃圾山看起来就像是巨大的海浪。

    他飞行的度其实算不上非常快,但在这个时候陡然间爆出来,却委实是迅若奔雷。珊瑚的眼前,对方的身影几乎是陡然放大,随后身体就被抱着冲了出去。

    倒塌的无数垃圾像是卷起了一个黑暗的隧道,先掉下的巨大垃圾先砸在了珊瑚原本站立的地方,与蓝梓的身体几乎是毫厘之差。一路冲入、抱人,他的身体几乎没有丝毫停留,划了一个细微的弧线直朝外冲,也不知是些什么东西纷纷扬扬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后背上,小女孩只是呆呆地被他抱着,看着身后的一切被黑暗吞没的情景。

    巨大的倒塌声引起了扔在垃圾场中的人们的注意,几个中年女人远远近近地看过来,声势浩大的倒塌中,少年抱着小女孩几乎是以毫厘之差的急冲而出,身后倒塌的垃圾还是如同海浪一般的不断追着他,直冲出了十几米远,少年转过身,那巨大的垃圾山已经没有再蔓延过来的力量,只是他惊魂甫定,抱着小女孩还在不断后退着。

    “蓝梓,没事吧!”

    先开口问的,是距离这边最近的一位大婶,蓝梓呼吸急促,片刻后才微微反应过来怀里的珊瑚,她此时被蓝梓箍着后背,双腿凌空,一双眼睛正望着蓝梓看,眨啊眨的,蓝梓看了她几秒钟才将她放下,拍拍她的头。

    “没、没事!”

    “你刚才跑得好快哦。”

    “呃……”

    珊瑚在他身边轻声说了句,他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怎么冲进冲出的,只是气喘吁吁地看着那垃圾山,右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不一会儿,几名拾破烂的大婶都朝这边围了过来,口中议论纷纷。

    “怎么倒了?”

    “这边早就有点不稳……”

    “那开铲车的师傅把下面铲空了就放在这里,他也不敢再铲,怕把车子埋了……”

    “没埋到人吧?谢天谢地……”

    就在这样的议论里,有人走近了一点,片刻后才指了一处地方,迟疑着问:“你们看那是什么?”

    “不会是人吧?”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垃圾场四周虽然也有灯光,但此时照不到这处垃圾山上去,众人好奇,一名大妈拿了手电筒来往上面照着,片刻,在那垃圾山前,惊呼声响了起来。

    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中,那是一具尸体。

    半个小时后,垃圾场热闹起来。

    灯光打得更明亮了,开来了警车与专门运送尸体的车,有人上了垃圾山,试图将尸体从垃圾中弄出来,这尸体也不知道被掩埋了多久,此时只能看见人的上半身,除了破烂的布片便是裸露的、已经变成黑色的骨骼,有警察来问了蓝梓与珊瑚的话,他们还未成年,终究不会太受关注,这时候便站在一边看着众人忙碌。

    “警察同志,这人不会是被谋杀的吧?”

    “不知道是什么人呢。”

    “这要人家警察同志把尸体带回去化验、做拼图以后才知道啊。”

    “但是可以查最近失踪的人嘛,谁失踪了,找不到了,多半就是了……”

    “肯定是谋杀,要不然怎么扔到垃圾场来呢。”

    一众拾破烂的大婶也有害怕的,一两个看见尸体等到报警后就闪人回家了,剩下的则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留下来,在旁边说来说去俨如在马路边嗑瓜子道家长里短的态度,毕竟现了一具尸体,一方面,很可怕,另一方面,就是很令人兴奋,日后想来就会变成这些大妈大婶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你们没看见过真的尸体吧,我见过……”

    珊瑚这时站在蓝梓身边,偶尔小心地看他几眼,从出事到现在蓝梓还没怎么说她,大概是生气了,反正总不可能就这样过去了吧。蓝梓这时候则是在看着垃圾堆上的那具尸体,他的右手垂在身侧,不时运动着,握紧、放开、转动两下……

    那尸体的下半身被埋在垃圾里,两名法医正小心翼翼地将尸体弄出来,弄开了一半,尸体像是挂住了什么东西,其中一名法医将手伸进垃圾里,随后做了个手势,用力往后拽了一下。

    哗——

    灯光之中,有什么东西扬起在空中,那法医身体没站稳,往后坐在了垃圾堆上,蓝梓抬起头,一个黄色的东西划过了视野,飞向后方,砰的一声砸在了一辆警车的车盖上,弹了起来,掉落到在不远处的地面。

    那是一颗橙子。

    看起来足有大人的拳头大小,光滑圆润,水分饱满,此时还有四五颗同样的橙子正从垃圾山上滚下来,方才那法医揪出来的,居然是一个装着几颗橙子的塑料袋,而这些橙子,除了有的沾上了粘液或是污水,乍看起来竟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

    方才这一下动静很大,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这些橙子上,待到看清,才又有议论响起来。

    “怎么这些橙子看起来像是刚买来的,看样子肯定很贵啊。”

    “是进口的吧,这么大,五六块钱一斤……”

    “看起来还能吃……”

    “跟尸体放在一起的,你拿去洗了吃啊,哈哈……”

    “问题是根本还没烂啊。”

    几个大妈在旁边议论纷纷,那边有一个警察捡起了地上的橙:“喂!老张,你悠着点,别什么东西都扔下来,把我车玻璃给砸烂了,公物要赔的哦。”看了看那颗橙,又皱着眉头跟旁边的一名警察说道,“这橙子根本像是新的一样,如果是跟尸体放在一起,那会不会是尸体在别的地方搁到腐烂以后,最近才被转移到垃圾场来……”又看了几眼,将那沾了污水的橙子扔回了地上。

    尸骸被弄了出来,随后让人给包起来,抬下垃圾山。没有什么人再去过多地关注那些橙子,但就像是有着某种魔力一样,几乎每个人隔上一段时间目光总是下意识地在那橙子上停留一下,旋即转开,或许在这样薰臭腐烂的垃圾场里,突然搁了几颗如此饱满、生机盎然的橙子,本身就是一种格格不入的暗示,甚至看上一眼,都会觉得那橙子在出若有似无的芳香。

    蓝梓也看了几眼,不过最主要的注意力,还是停留在自己那有些不安分的右手上,眼见尸体被抬下来,珊瑚在旁边扯了扯他的衣角:“喂,蓝梓,我们走了吧?”蓝梓点了点头:“等下再骂你。”朝着他的三轮车走过去,珊瑚嘻嘻一笑,在他的身后小跑一般的紧跟着。

    垃圾场里热闹了两个小时,渐渐的又冷清下来,警车走后,灯光暗了,这里平时是没什么人守的,只是到了午夜,有人过来将最后的灯光也关了,一切都陷入黑暗之中,附近的山岭、公路都化作了幢幢黑影,鬼祟无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进入了垃圾场的铁丝门,一路过来,沙沙作响。

    脚步声走向现了尸体的垃圾山,不多时,它在一颗橙子前停了下来,女人的双脚,穿着廉价的布鞋,她站了片刻,蹲下身子,从那一小洼污水中将橙子捡了起来,捧在手上。夜晚的天空没有星辰,挂在后方天幕中的是有如眉黛的下弦月,中年女人在近距离望着那颗橙子,橙子也望着她,安安静静的,随后,她走向不远处的水龙头。

    垃圾场里响起了突兀的流水声,孤魅的身影将橙子洗干净,又捧在手上看,目光有些茫然,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几分钟,她终于将橙子放到嘴边,张开双唇,咬了下去。

    吱——

    女人捧着那颗橙,犹如饿了一辈子的饕餮,开始拼了命地将它吃下去,连皮带肉,汁水四溅,在微凉的月色下,构成一幅阴暗诡谲的画面……

    好吧,这本书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