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父母工作太忙,考虑到总是将女儿交给保姆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个暑假之后珊瑚便在豫陵爷爷家住了下来,并且在蓝梓曾经读过的新华小学四年级办了入学手续。这光头小女孩虽然只有十岁,但向来古灵精怪,凡事自有主见,她会想到从垃圾场那些阿姨口中问出自己的住处,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对蓝梓来说,多了个朋友,虽然比自己小了四五岁,但总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初中两年,蓝梓并没有交上什么朋友,并非因为性格或者其它方面有什么不足,只是他一个人住,要做的事情比一般的孩子要多得多,基本就没有了学校之外跟人玩的机会。

    放了学要回去煮饭,接着要去拾破烂,每每干到晚上十点之后,还得回去将衣服洗好、洗澡、写作业,这些都是必须做的,偶尔到了午夜还有精神,他就会从阳台飞上天空,在附近的街道、小区上悠悠荡荡权作放松,看看在路灯下走过的行人,坐在屋顶上,看对面房屋里还亮着灯光的窗户,别人的生活,偶尔也会看到很**的东西,他目前还没什么尊重人**的概念,况且这种窥探的心理,怕是每个人都会有的。

    如此这般,一来是忙,二来则是会飞之后,守着一个秘密,偶尔在树屋看书,偶尔飞在天上看别人的生活,心态上也与同龄孩子有了隔阂。奶奶去世后的这两年,他真正交上的朋友,怕就只有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偶尔看见她,蓝梓也会想起当初孤儿院那帮伙伴,想起小芥末,那片居民区包括孤儿院一同被烧毁后的现在,怕是已经没什么再见的可能了吧。

    这天下午去学校报了名,第二天,蓝梓和珊瑚便各自迎来了上学的日子,过了几天在树屋碰头,时间已近傍晚,小珊瑚背着一把大吉它坐在树屋上,一脸的不忿:“什么上学嘛,那个老师什么都不懂,还整天碎碎念的跟个鸡婆一样,她以为她是谁啊!”

    “怎么了?”

    “考试嘛,开学考试,好简单的数学题,我全都做对了啊,她居然说我没写过程。什么过程?这么简单的题目要什么过程?都是心算的嘛,有两道什么思考题我用了过程用了公式她又说不行,怎么不行了,微积分的入门知识啊……知不知道最过分的是什么?她居然让我把头留长,说我没头影响学校形象,她才影响形象呢,她的狮子狗头早就不流行了!她是老师,管我读书就行了,还管我头,老师就了不起啊!”

    “微、微积分……”蓝梓几近呻吟地重复了一遍,过得片刻才问,“那你干嘛不留头啊?”

    “麻烦啊,女孩子要留长头,我以前也留过啊,把头留得跟瀑布一样长,妈妈每次帮我洗头的时候我都觉得好累,后来妈妈工作忙了,也没时间帮我洗,所以我就把头剪掉啦,这样多方便,我觉得很可爱啊。”

    “跟个小尼姑一样……”

    “嘻嘻。”小尼姑在树屋上笑,双手合十,“阿米豆腐……”

    片刻,珊瑚拨弄着身前的吉他,树林里传出还有些生涩的乐声,随后是小女孩清脆童稚的嗓音: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哼哼……哼哼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红尘的历史已嗒嗒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嗒嗒滴嗒嗒……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嗒嗒嗒……哈哈哈哈……”

    几个月的接触,蓝梓也已经明白,小珊瑚喜欢唱歌,没事就哼哼,唱得也别有一番风味,不过都不是她这个年龄会明白的歌曲。九六年的中国连录音机怕是都没有太普及,学校里初中高中的女孩子大都将歌词抄在笔记本上,有了流行的新歌便彼此传抄,但能够唱出来的仍然不多,不像后世电脑普及了,随便进一个电脑室都能将一喜欢的歌曲听上一下午,出来就能哼。

    蓝梓平日里忙来忙去,电视都只是偶尔去到小卖部门口才能看几眼,小女孩唱什么《涛声依旧》、《追梦人》、《光阴的故事》甚至用似是而非的粤语唱的《大地》、《光辉岁月》,蓝梓基本都没怎么听过,小女孩的嗓音稚嫩,却很是甜美,这时听起来,不失为一种享受。

    自从第一次拿了吉他在蓝梓面前唱歌被夸奖之后,小女孩颇为满足,此后的整个夏末,在树屋暖黄的光芒中光头的小女孩弹着吉他唱歌成为了这片林地的主旋律,偶尔有蓝梓的鼓掌,小女孩银铃般的笑声。这样如同小型演唱会的氛围中,周围的树林里会不会有小动物被女孩的歌声吸引过来,在黑暗里静静聆听,怕也难说得紧。

    没事的时候珊瑚想教蓝梓弹吉他,她趴在蓝梓身边,手指按着手指:“你记好了……这个手在这里,右手放下面……手指的位置要对好,要柔软……”她的手指举在空中像是面条一样的动,俨然出来吓人的鬼怪,“然后你记好这些声音……”

    “我觉得差不多啊……”

    “哪有差不多,差很多好不好……”

    按照小女孩的想法,可惜这边不是大城市,否则两个人可以到街上去卖艺,会赚很多钱,保证不到几年就成大富翁,支持她这种想法的理由是因为她去年在北京街头唱唱跳跳了两个小时,身前放了一只大碗,不一会儿就满了,她虽然后来被家里人揪了回去,但收入也相当可观。不过蓝梓终究没有什么这方面的天赋,总是弄得小女孩在旁边跳来跳去的抓狂,气呼呼地说不教了,第二次碰头便只自己表演,到了下次消了气,表演之后又试图逼着蓝梓学习,此后的日子里,如此轮回。

    节气上早就进入了秋天,但真让人感到秋天的气氛,还是到了十月间,这时候珊瑚也算渐渐地适应了学校的生活,平日里安安分分地上学,放学之后回家吃饭,然后或者去树屋或者去垃圾场找蓝梓玩,每周日的下午逼着蓝梓休息,晚上会固定开一次演唱会。就在十月下旬的一天,垃圾场里出了一件事情。

    气温渐渐降下来,树叶也开始泛黄,到了穿两件衣服的时候。这天傍晚,天边已经漾起了最后的红霞,垃圾场里也显得昏黄而安静,霞光照在巨大的垃圾山上,一些人在下方寻找着各种可回收的材料,破旧的三轮车停在各自主人的不远处。

    这时候已经到了各家各户吃饭的时候,拾了一整天破烂的几名中年女人便互相招呼几句,准备回家。蓝梓是刚吃了饭过来的,他将三轮车停在有阳光一侧的空地上,戴着口罩在旁边一小堆垃圾里寻找着东西,同样戴着帽子口罩的珊瑚正在不远处的一处屋檐下用石头敲一个铁盒子,砰砰作响。

    珊瑚一贯的兴趣都是电器,不过在这个垃圾场里,能找到的猎物并不多,不一会儿她将那铁盒子敲开,直接拆掉也没现什么好东西,于是便捧着这些废铁扔到了蓝梓的三轮车里,里面有一卷铜丝,她还特意分开放在一边。

    “什么有用的都没有……”

    悻悻说了一句,小女孩便朝其它地方找了过去,不一会儿,捡到一个烂了的钟表,感觉上面的闹铃和小锤子很不错,她便拿在了手上,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来说,能自己拆掉一个东西或者组装一个东西,或许比买来全新的要更加有趣,五分钟后,她来到旁边最大的那座垃圾山下,抬头看了一眼。

    垃圾场里并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但小女孩虽然戴着手套,也绝不会跑到一大堆垃圾里去扒东西,如此看了一眼便要走开,这才现有一截电线从里面冒了出来。这东西对自己没用,但蓝梓却可以拿了去卖,她这样想着,顺手一拔,电线出来了一截,但剩余的还在里面嵌着。

    难道很长?

    小女孩这样想着,兴致勃勃地又是一拔,里面还有,日光最后的余晖中,她就像是拔萝卜的小兔子一样用力将那截电线往外拔着,如此足足拔出了三米有余,实在拔不动了,才朝着蓝梓那边看了一眼,蓝梓也正朝她望过来,皱着眉头:“那边不稳的……你在那边干什么啊?”

    “电线!这里有根好长的,你……”

    她的话音未落,只觉得旁边轻轻颤了一下,与此同时,蓝梓那边已经大声喊了出来:“当心!”

    珊瑚抬起头。

    她戴着帽子,帽檐挡住了视线,直到整个头都仰起来,这才能看见上方的景物,只见那十几米高的垃圾山上,已经有无数大大小小的物体朝下方滚落下来。这垃圾山平时也有铲车来铲,这时几乎是直上直下的模样,此时就因为那根电线,陡然崩塌了。

    小女孩站在那儿仰着头,上方的物体席卷崩塌,遮挡了最后的光芒,如同巨兽大口,要将她吞没下去,下一刻,珊瑚下意识地偏过了头,望向此时仍在二十多米外的蓝梓,目光之中有些茫然,手里还牵着那根电线。

    蓝梓冲了过去!

    打榜中,收藏、推荐,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