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见那个小光头是在七月五号的那天,放了暑假不久,他坐在树屋里看书,隐约觉得什么地方似乎有些不对,从门口探出头去,便看见了下方草丛里的那双眼睛,随后那孩子便扑扑扑地转身跑掉了。

    第二天他在树屋周围的林子里转了一会儿,躲在一棵树后面的时候,看见那小光头又鬼鬼祟祟地过来了,大概十岁左右的孩子,穿着整齐的花格上衣,牛仔裤,手上拿了个本子,嘴里叼着支笔,古灵精怪的……由于打扮中性,这个年纪的孩子也看也不出性别,虽然样貌清秀讨喜,但估摸着是个男孩,毕竟如果是女孩子,也不至于顶着个光头在外面走。

    小光头有些艰难地越过那些杂草与荆棘,围着大树跑来跑去,四处观察,随后便在树屋下敲敲打打的,一副认真的模样俨然电视里专业的研究人员,看起来颇为有趣,只是那树屋建在六七米高的树枝上,他再怎么敲打,也不至于掉下来,如此观察片刻后,便坐在树下往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不时咬着笔杆偏着头想上一会儿,如此过了一两个小时,方才拿着本子一脸苦恼地离开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三天,到了七月十号那天,就比较离谱了,蓝梓在树林边看着他过来,炎炎烈日下一颗小光头反射着执着的光芒,对方今天俨然全副武装,肩上挎了重重的绳圈,背后背了个三角架,三角架上还带着望远镜之类的复杂仪器,双手提了个大箱子。如此沉重的负担将他压弯了腰,走得极为缓慢,一步一个脚印的上坡,进入树林,已经是汗流浃背。

    进入树林之后还有一段坡道,他走得相当艰难,蓝梓在后方看着他,如幽灵一般滑过草丛,偶尔升上树枝。终于砰的一声,小光头狠狠地摔在了草丛里,箱子朝后方滚出两米多远,锤子、老虎钳、镊子等器械从里面掉出来,散落一地,那小光头气喘吁吁地坐倒在地,可怜非常,过了一会儿,终于爬起来将箱子收拾好,蓝梓实在有点看不过去了,叹了口气走出来:“要不我帮你拿吧?”

    “啊。”那小光头咻地站直了身体,与他对视两秒钟后转身便跑,砰的一声撞在后方的树上,捂着鼻子蹲了下来:“你你你……你是住在树上的怪人……”

    “什么怪人啊……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上去的。”

    蓝梓愣了愣,的确,树屋悬在六七米高的树枝上,没有垂下来的绳子也没有放上去的长梯,他怎么上去的来着……这下该怎么解释……

    几天之后,他们成了朋友。

    八月炎夏,日光从树叶的缝隙间射入林间,那光芒明媚,仿佛都带上了魔力一般。简陋的树屋上垂下了一条绳梯,悠闲的午后,两个人坐在树屋里,蓝梓拿了一本书在看,小光头拿着纸笔写写画画。

    “你真的是拾破烂的吗?可是看起来不像哎。”

    “垃圾场在哪边?我跟你去玩好不好?”

    “家里一点意思都没有,爸爸妈妈说工作忙,把我送到爷爷这边来,可是爷爷也很忙啊,总是我一个人在家。”

    “这个树屋的结构不合理啦,将来会垮掉的,你看,这是我画的设计图……”

    出乎意料的,小光头其实是个女生,今年十岁,姓谢,名珊瑚,她并非豫陵本地人,口音上就能听出些北京的感觉来,父母大概工作忙,暑假的时候便将她送到了爷爷这边,不过爷爷似乎也不怎么管得着她,她就每天在外面跑,现丛林里的树屋之后,俨然现了宝藏,每天过来看书午睡,偶尔就拿着她那个笔记本写写画画,小女孩涂鸦的天赋实在不高,画的许多东西,蓝梓根本看不懂,都是黑乎乎的一团。

    之前蓝梓为什么能上到树屋来的秘密,小珊瑚并没有刨根问底,她倒并非不想知道,而是至今还在自己摸索,想找出一个蓝梓不靠绳梯便能上树的合理解释,甚至在小本子上画出一系列的工具,虽然画出来的都是不堪卒睹的涂鸦,但偶尔经她解释,蓝梓也得佩服这小女孩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由于这份想象力,半个月来,这间树屋也俨然变了一个样。

    原本简陋的树屋被加固了一层,涂上了各种彩色的喷漆,内里花花绿绿的,开了小窗户,也开了顶棚,增加了光照。这里并非蓝梓的住处,只是偶尔过来,不过每隔几天来看都会觉得树屋变了模样,如今已经俨如童话故事里女巫的住处一般,蓝梓比较担心的是树屋建的足有两层楼高,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光头万一摔下来就不堪设想,不过小光头给自己弄了根弹簧绳绑着,有一次蓝梓过来,看见她坐在树枝上对树屋喷漆,两只脚在空中晃啊晃的,便有些无奈。

    “你就不怕摔下来啊?”

    小珊瑚一回头:“我才不会摔下来……啊——”她就摔下来了。

    蓝梓吓了一跳,几乎想要冒着露陷的危险冲过去接住她,谁知道小女孩的身体在空中荡啊荡的,一根粗绳子拴住她不断往树干上撞,她一边伸手止住撞击一边开心地笑:“就跟蹦极差不多,我早就想玩了……”

    几天之后,蓝梓拿着一张从垃圾站捡出来的大网结在了树屋下方的半空中,大概是附近一个杂技团里扔出来的,虽然破了个洞,但剩下的部分接住一个孩子,还是没关系。

    因为奶奶去世之后,他便得自己拾破烂维持生计,并且积攒学费,蓝梓并不常去树屋,与谢珊瑚这小女孩因为树屋认识,来往自然也只在树屋这边,没必要让她真的了解自己的生活。更何况垃圾场那种地方在对方想象中或许还没什么,但实际上各种东西堆在一起,又是夏天,各种气味熏人,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就算她再好奇,自然也是不能带过去玩的。

    不过,到得八月十号的一天,正是中午,蓝梓戴着口罩正从堆积成山的垃圾里翻找东西,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上方的马路上,名叫谢珊瑚的小女孩戴着帽子,以那副始终中性的打扮在路边蹲着看了好久,才朝这边挥手:“蓝梓!蓝梓!”他一时间就有些无奈。

    “那我也没地方可以去啊……”

    小女孩说得很可怜,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垃圾场一边气味稍微好闻一点的管理员房间的屋檐下,便有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的小女孩蹲在那儿敲敲打打,穿得像个小工人,身上还带着锤子、起子、镊子……偶尔还跑去蓝梓的三轮车边翻翻找找,她在中午的时候回去吃饭洗澡,下午便又跑过来了,在马路边吃颗冰棒,便又跑进来找宝贝。因为她长得可爱,这边拾破烂的大妈大婶都很喜欢她:“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啊?”

    “跟着小蓝梓过来的,是蓝梓的妹妹?”

    言语之间,都有些同情的意味,毕竟拾破烂不是什么好事,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如果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多半也不好过。被认为是自己的妹妹,蓝梓也有些尴尬,却又无法解释。

    “谢珊瑚,你就不能去别的地方玩啊,这么热的天,垃圾堆里有什么好玩的?”

    “有很多好东西啊。”

    “什么好东西?”

    “这个。”珊瑚举起手中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破烂收音机,蓝梓一头撞在了旁边的树干上:“我真怕了你了……我请你吃冰棒,明天你别来了好不好?”

    “好啊,吃冰棒。”

    夕阳西下,推着三轮车的少年与举着冰棒的女孩在那片树林边挥手道别,每次到这里,谢珊瑚都坚持不用送了,她自己可以回去。

    结果第二天,谢珊瑚又出现在了垃圾场,照旧在屋檐下敲敲打打。

    “你答应了我的。”

    “是啊,我答应你可以请我吃冰棒,没答应你今天不来啊。”

    “……”

    如此到了第三天,那屋檐下传出了广播的声音。

    “滋……滋……各位听众中午好……这里是**……滋……现在是……”

    蓝梓与几位正在吃午饭的大妈围在那屋檐下听着,小珊瑚摘掉口罩,伸了个懒腰,满头都是汗珠,地上摆满了被她拆掉的零件,打开的小笔记本上画着形形色色的涂鸦与算式:“我就知道这个还是好的……”

    小女孩将做了清洁的收音机带回了树屋,此后的几天里,她仍旧在垃圾场里兴致勃勃地翻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甚至还利用一些电器的废料拼凑出一盏台灯,送给了对她最好的那位大婶,如此这般,直到八月底。

    “快开学啦,爸爸说不定明天要来接我了……”

    说这句话时,她坐在树屋下方的草地上玩着手电筒,天色已近傍晚,林子里先暗了下来,蓝梓的脚边放着旅行包,穿上了干净整洁的衣服:“暑假要完了嘛,你家里在北京?”

    “是啊。”她低下了头,“不过我寒假还会过来的哦,你要照顾好我们的基地哦。”

    “好的。”

    “你要出去旅游吧?”

    “是啊,到处走走。”

    “真厉害……”小光头不无艳羡地看着蓝梓那打了补丁的旅行包,对她来说,这种旅行想必是件相当了不得的壮举,堪比西游记了。

    不过羡慕归羡慕,天色渐黑,她终究还是得回家了,两人在树林边缘的山坡上挥手道别,蓝梓回到那树屋下方,从背包里拿出更厚的衣服穿起来,再拿出了摩托车头盔,方才将背包背上。

    他抬头看了看上方的保护网,再拉了拉垂至地面的绳梯,毫无征兆的,双腿离开了地面,名叫珊瑚的小女孩这个夏天一直想知道的,树屋如何上下的秘密,终于出现了。

    他拖着绳梯,飞上树屋,将梯子卷好扔进去,随后飞向更高的空中,从密密麻麻的叶子里浮出了树冠。

    树林像海一样伸展往四方,他飞向树林边缘,俨如在这片树林上方步行,之后飞向更高的空中,远处是具有噶斯特地貌的瑰丽石山,石山上林木苍翠,斑斑点点的城市灯光出现在树林的那一边,一点暖黄色的光芒,还在不远的小路上晃动着。

    他从天空中跟上去,小路四周的蒿草在傍晚的风中像是波浪一般的吹,小女孩将手电筒提着边晃边走,口中还自顾自地哼着歌曲,嗓音清脆柔软。

    “月落乌啼总是嗒嗒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你我,怎样嗒嗒嗒嗒嗒嗒嗒……这一张旧船票,能否……啊——”脚下不稳,小女孩砰的摔倒在地。

    蓝梓在天上捂着肚子笑。

    不一会儿,小路转上附近山坡上的一处别墅,珊瑚在别墅前用力踢了踢门,随后门打开了,一名大概四十多岁保姆模样的女人走了出来将她迎接进去,蓝梓冒险将高度降了降,透过旁边的大窗户,可以看见那颗小光头正趴在桌子上,跟一名白头的老人说话的情景,看来便是她时常所说的爷爷了。

    如此看了几眼,他飞上高空,朝着穿过城市中央的河流上空飞了过去,开始了他的旅行。如此一来一去,待到再次回来豫陵,已经是五天之后了,眼看开学,本以为珊瑚已经回到了北京,想不到她还没有走,却还找到了自己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