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所以会逐渐感觉到寒冷,是因为身体里的血液已经在渐渐的流逝了,对于你来说这似乎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它提醒里依然活着,提醒你即将死去。

    你的这一生充满了可以书写和歌颂的东西,只是你不知道还有没有能够书写和歌颂的人生存下来。曾经的你来自于一个名叫地球的地方,来到这个饱受摧残的世界上便陷入了战斗,无数次生与死的边缘,你曾经哭泣也曾经害怕,曾经懦弱也曾经退缩,但你终于从这样的历程里成长起来,成为了最为强大的战士。

    你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绿色的大地,你这一生也没有经历过美丽的爱情,你见过了无数的黑暗与丑陋,你曾经的初衷仅仅是为了活着,你杀过很多人,你也在一个个危机的边缘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虽然最终,这些生命也都无可避免地逝去了,当旧日支配者降临的时候,毁灭的梦魇也终于笼罩了一切,当你经历了最后的、最为残酷的抗争,此刻终于坐在这残垣之下看着这支离破碎的世界,体会着一切都在走向消亡的这一刻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你心里的竟然都是美好的东西,而她,终于经过了你的身边。

    那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思念,或许是这个世界的灵魂,或许下一秒她就将随着这个世界消亡,这一刻,她最为虚弱也最为纯粹,她像是吹过发梢的一缕风,又像是横亘于整片天际的银河,她寄存了这整个世界的灵魂,你曾经保护过的人们,救过的人们,曾经感受到的笑容与美好,那无数的眷恋,此时他们都在你的面前。她就那样的看着你,包围着你,像是恋人或者母亲,你感觉自己也许是哭了,或者是笑了。

    “你看见了吗?”终于她开始说话,用最温柔的声音。你点了点头,世界的一切都在你的眼里。

    “能记住吗?记住这一切。”

    你知道你不会忘记,于是她将手伸向了你,让那温柔的感觉浸过你的身体,那是这个世界的意志最后的一刻了,无数的人,无数的眷恋,你听见她们在你的耳边说。

    “那么……回去吧,要记得这一切,然后……活着……”

    *********************

    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你看见了彤红的夕阳,黄色的河滩与河滩边郁郁葱葱的树林。

    像是镌刻在你记忆最深处的东西,它经过了千百年忽然又出现在你的眼前,中间横亘的是仿佛沙化的时间的,你躺在那儿,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一切。

    地球历,公元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那个傍晚你在上游仅仅几十米外的地方掉进了水里,从此你去了另一个世界,见证了一个世界的毁灭。此刻出现的依旧是那个下午的夕阳,纵然它已经在记忆中湮灭得不成样子,可是感受到它时,你依旧回忆了起来。你仿佛仅仅在这个傍晚被河水冲过了几十米,时间的长河却已在你的记忆里走过百年。

    终于你站了起来,像是一个离家一辈子的老人,手脚都在颤抖,不听使唤,眼前黄绿相间的树木,零落在树下的叶片,杂乱的草丛与这个秋天里开放的花,它们像是美丽的油画,又逼真得耀眼,不远处一架老旧的石桥,车辆驶过,隐隐的马达声。

    何其古老的记忆……

    你沿着小河边那荒芜的小路走过去,林荫洒在你的身上,不久后,你感觉到了人的气息,前方的树荫下有几个人,一如记忆中的样子,有一个人看见你就走过来,然后他皱起了眉头,回头说话……没错了,是那时的语言,你几乎就要忘记它们了……

    “妈的……这小子掉进水里了……喂……有没有钱……”

    不知道是怎样的情绪感染了你,一切都显得如此真实,许多许多年以前的,和平的世界,你笑了起来,手伸进口袋里,随后将摸到的纸张拿了出来,那是几张仅仅被水流打湿了边角的纸币。时间的长河在那几十米的距离里将你的灵魂冲刷得不成样子,可现实中的河水甚至连口袋里的纸张都没有湿透,你感到有些恍然,随后,纸币就被人拿过去了。

    你没有生气,沿着往昔的林间道路穿行过去,不一会儿,你在树林边看见了梯田,位于山谷之中的城镇,不远处的道路,这是放学的时间,走过去道路上时,几个结伴而行的女生朝里这边指指点点,说了些什么,然后又在岔道口逐渐消失了。

    你走过一段马路,又上了小路,世界显得如此僻静,又是那样的熟悉,记忆中的树木,褶皱的树皮,路边的蒿草,扔在那儿的易拉罐,不远处由竹片与铁丝网立起来的小篱笆。你在一处树荫遮挡的转角处停下了脚步,夕阳透过树荫,明媚得令人晕眩,转过前方转角时,你终于看见了那小小的院子,矮墙,铁门,老旧的房屋,院子的破口,花盆与水缸,堆砌的酒瓶,一小袋垃圾,院子里停着的一辆电动摩托车,趴在摩托车上的一只黑猫正在看着你。

    它“喵”的叫了一声,跳下了摩托车。

    你轻轻地推那铁门,大概是用的力气太小了,那门终究纹丝不动,于是你加重了力气,门轴转动时,响起长长的“吱呀——”的声音。

    于是你跨过了门槛,向着里屋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那个傍晚,你望着那片夕阳,感受到了已经许多年都未曾有过的感觉……

    ****************

    理论上来说,这应该是个末日文的开端。

    写的时候想起了周杰伦的《伽蓝雨》。

    ;